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孤翁持剑《清晨,我挨了一棒槌》李绽放曹代容小说免费阅读

钱喜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直到磕到,额头绽出点点血色。才听武成帝轻“哼”一声 ,停下磕头的动作。“这是做甚…”武成帝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凝视着钱喜。钱喜不敢抬头,更不敢直视武成帝。他追随陛下十余年

书评专区

清晨,我挨了一棒槌

清晨,我挨了一棒槌》免费阅读

钱喜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直到磕到,额头绽出点点血色。

才听武成帝轻“哼”一声 ,停下磕头的动作。

“这是做甚…”武成帝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凝视着钱喜。

钱喜不敢抬头,更不敢直视武成帝。

他追随陛下十余年,深知他是个不拘小节,却动若雷霆的枭雄。

陛下知道多少…钱喜暗自揣测,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没有鱼饵就钓不了鱼…”武成帝带着几分疑惑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钱喜眸光收缩,一时不明所以。

他硬着头皮抬起头,看到的是武成帝面无表情的一张冷峻侧脸。

钱喜揣测道:“不能吧…没有鱼饵,鱼儿怎么上钩。”

“没有鱼饵,鱼儿怎么上钩…”

武成帝低低的重复了一句,没有过的情绪一对眉眼扫向钱喜,似有疑惑。

“朕,富有四海,也不成?”

“这…”钱喜声音有些变调。

他眸光微红,额头也泛起浓密的汗水,不敢开口。

“看来是不行了…”

武成帝脸上露出一丝莞尔,随即又冰冷起来,直视钱喜。

“若是朕想它行,你该如何。”

瞬间,钱喜脸上在没有丝毫血色。

他怔怔看着魏帝,又看向湖水,瘫坐在地上。

怎么办…钱喜嘴唇颤抖,只觉四肢发软站不起身。

抓…生死之际,他脑中生出这个念头,爬着扑进太湖。

在水中,他拼命的扑腾,飞扑,急切的想寻找出一条龙鲤。

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一定要抓住一条龙鲤,然后挂在陛下的鱼钩上。

谁说没有鱼饵就不能钓鱼…这天下都是皇帝的,遑论鱼呼…

只可惜钱喜越慌、越恐惧,他就越抓不到鱼,鱼儿早已经被他吓跑了。

良久,直到他意识到这一点,停下动作的时候,魏帝声音才淡淡的响起。

“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都是朕说的算…”

“去吧!朕想安静要钓会鱼。”

“是…是…”

钱喜颌首,在水里给魏帝磕了个头,这才敢爬着出了太湖。

此时的钱喜浑身湿透,衮服紧紧贴合在身上,无比狼狈。

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御花园,久久的他才敢回头看上一眼。

从鬼门关里走一遭…钱喜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说不清楚是水渍,还是汗渍的液体。

陛下性格直爽豪迈,不拘小节,故多年来他做这个总管太监,过的异常舒服自在。

谁想到多年被人曲意逢迎,自己竟是在不知不觉间,在这虚妄的繁华中迷失了。

钱喜知道,今天在此刻,他必须与从前的自己做出一个完美的切割,否则…

这天下都是他的,遑论鱼乎…

另一边,武成帝撤回鱼钩,袁宏江半跪在地上想为其上饵。

武成帝轻笑着摇头,目光却是落在袁宏江身上穿着的乌铁甲胄上。

这甲胄古朴、坚韧,而且十分沉重,足有六十三斤。

他嘴角笑意收敛,缓慢伸出手掌,摸索着乌铁甲胄。

感慨道:“算算日子,我也有十多年没附甲了…”

“现在老的怕是也附不动甲了。”

袁宏江目中闪过郑重之色,缓缓摇头,“陛下,说笑了!”

“如此盛世,若我等还让您附甲上阵,还是通通把头砍了吧!”

“哈哈…你呀!”

武成帝爽朗大笑,用力拍打一下他的肩头上的甲胄,站起身。

“不钓了,回来…”

老皇帝把鱼竿丢到一旁,转身向着御花园外走,袁宏江紧跟在身后。

微风荡漾,武成帝抱起双臂,平静说道:“我知你为李家的事烦忧,放心没人能动他们。”

袁宏江颌首,“多谢陛下。”

武成帝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回过头,两只深邃的眸子直盯着袁宏江。

袁宏江精神为之一震,抬头与其对视一眼,又连忙低下。

只听武成帝冷幽幽的说道:“你与焕图都曾经随我征战天下,你这个人务实、谦逊,这一点很好,至于…”

说到这,他目中闪过一丝惋惜,“至于焕图,他心思活络,事事想抢先一步,多走一步。”

“已至如今换得如此下场,怨不得别人,只是人各有志罢了。”

袁宏江颌首,“是,谢过陛下提点。”

“提点什么…”

武成帝嘴角翘起,屈指弹了一下袁宏江的胸甲,响起“铛”的一声。

他转身抱着肩膀继续向外走,淡漠的声音传来,“最近天冷了,别冻着…”

“天冷…冻着…”

袁宏江听这话,茫然了,目光久久的看着魏帝的背影,又看向天空。

此时天清气明,万里无云,御花园内也是湖波潺潺,百花齐放。

正是盛夏时节…

————————————-

李绽放突兀的从睡梦中惊醒,他猛地坐起身,入目的是同时迈步走进牢门的木楠。

黑布下木楠的脸上露出惊异表情,她试探道:“做噩梦了?”

你就是我的噩梦…李绽放揉了揉脸,缓缓摇头,“没做梦!”

这老怪物能感受到我…木楠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惊异,随即隐没。

李绽放站起身用力伸展了一下懒腰,仰头看了眼窗外。

此时夜幕整个压下来,时间推进到了晚上。

“都这个点了!”

李绽放感慨时间过得飞快,视线看向木楠,“我要的都带来了…”

木楠面无表情,“都带来了!不只你说的,还有都城大多重要人物的情报。”

行!有点做小秘的潜质…李绽放点头,目光她身上打量,发现她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物品。

难道…

果然,只见木楠素手一翻,一个黑木匣子出现在她手里。

储物法宝…李绽放心中震撼,对于这个写了十几年的神奇物品,充满了好奇。

是戒指,还是手镯…李绽放坐到木桌后,目光在木楠的两只手上打量。

发现除了一双漆黑的手套什么也没发现。

不过,话说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全身上下一身黑,除了暴露出的头发、一双眼睛还有脖颈,其他地方全被黑衣遮的严严实实…

“我说,大夏天的你不憋挺吗?”李绽放软骨病发作,趴在桌上。

木楠闪身到桌前,烛火瞬间点燃。

李绽放警惕但没动,目光直视木楠,做出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

心却是突突的,好像要蹦出来。

木楠放下手中的木匣,素手抓住李绽放的手臂。

李绽放只觉一阵透体冰凉,从她手掌传递到自己身上。

木楠在这个时候轻声开口:“你如果热,我可以让你冷下来…”

“不需要…”

李绽放一把挣开木楠的手掌,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

怪不得这娘们,说话都带着冰茶子,这凉透了呀!

什么鬼体质…

放弃对木楠的探索,李绽放打算做正经事。

他低头看着眼前的情报,这才是真正性命攸关的东西。

如此,过去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李绽放才放下手中的上等熟宣,一时只觉头昏脑胀。

“有办法了?”木楠声音与身影同时出现。

什么玩应?神出鬼没的…李绽放抬头狠瞪了她一眼,片刻,才点了下头。

果然是阅历丰富的老怪物…木楠黑眸不自觉一亮。

又不尽的有些怀疑,这就想出计策了,不会骗自己吧!

要知道一个月,李绽包括整个李氏一族都求告无门…

只能如楼中小娘一般,坐等着被欺负,还不给钱。

而李绽放在此时,却轻易竖起了两根手指。

钱喜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直到磕到,额头绽出点点血色。

才听武成帝轻“哼”一声 ,停下磕头的动作。

“这是做甚…”武成帝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凝视着钱喜。

钱喜不敢抬头,更不敢直视武成帝。

他追随陛下十余年,深知他是个不拘小节,却动若雷霆的枭雄。

陛下知道多少…钱喜暗自揣测,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没有鱼饵就钓不了鱼…”武成帝带着几分疑惑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

钱喜眸光收缩,一时不明所以。

他硬着头皮抬起头,看到的是武成帝面无表情的一张冷峻侧脸。

钱喜揣测道:“不能吧…没有鱼饵,鱼儿怎么上钩。”

“没有鱼饵,鱼儿怎么上钩…”

武成帝低低的重复了一句,没有过的情绪一对眉眼扫向钱喜,似有疑惑。

“朕,富有四海,也不成?”

“这…”钱喜声音有些变调。

他眸光微红,额头也泛起浓密的汗水,不敢开口。

“看来是不行了…”

武成帝脸上露出一丝莞尔,随即又冰冷起来,直视钱喜。

“若是朕想它行,你该如何。”

瞬间,钱喜脸上在没有丝毫血色。

他怔怔看着魏帝,又看向湖水,瘫坐在地上。

怎么办…钱喜嘴唇颤抖,只觉四肢发软站不起身。

抓…生死之际,他脑中生出这个念头,爬着扑进太湖。

在水中,他拼命的扑腾、飞扑,急切的想寻找出一条龙鲤。

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必须…一定要抓住一条龙鲤,然后挂在陛下的鱼钩上。

谁说没有鱼饵就不能钓鱼…这天下都是皇帝的,遑论鱼呼…

只可惜钱喜越慌、越恐惧,他就越抓不到鱼,鱼儿早已经被他吓跑了。

良久,直到他意识到这一点,停下动作的时候,魏帝声音才淡淡的响起。

“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都是朕说的算…”

“去吧!朕想安静要钓会鱼。”

“是…是…”

钱喜颌首,在水里给魏帝磕了个头,这才敢爬着出了太湖。

此时的钱喜浑身湿透,衮服紧紧贴合在身上,无比狼狈。

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出御花园,久久的他才敢回头看上一眼。

这是从鬼门关里走一遭呀…钱喜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说不清楚是水渍,还是汗渍的液体。

陛下性格直爽豪迈,不拘小节,故多年来他做这个总管太监,过的异常舒服自在。

谁想到多年被人曲意逢迎惯了,自己竟是在不知不觉间,在这虚妄的繁华中迷失了。

钱喜知道,今天在此刻,他必须与从前的自己做出一个完美的切割,否则…

这天下都是他的,遑论鱼乎…

另一边,武成帝撤回鱼钩,袁宏江半跪在地上想为其上饵。

武成帝轻笑着摇头,目光却是落在袁宏江身上穿着的乌铁甲胄上。

这甲胄古朴、坚韧,而且十分沉重,足有六十三斤。

他嘴角笑意收敛,缓慢伸出手掌,摸索着乌铁甲胄。

感慨道:“算算日子,我也有十多年没附甲了…”

“现在老的怕是也附不动甲了。”

袁宏江目中闪过郑重之色,缓缓摇头,“陛下,说笑了!”

“如此盛世,若我等还让您附甲上阵,还是通通把头砍了吧!”

“哈哈…你呀!”

武成帝爽朗大笑,用力拍打一下他的肩头上的甲胄,站起身。

“不钓了,回来…”

老皇帝把鱼竿丢到一旁,转身向着御花园外走,袁宏江紧跟在身后。

微风荡漾,武成帝抱起双臂,平静说道:“我知你为李家的事烦忧,放心没人能动他们。”

袁宏江颌首,“多谢陛下。”

武成帝却是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回过头,两只深邃的眸子直盯着袁宏江。

袁宏江精神为之一震,抬头与其对视一眼,又连忙低下。

只听武成帝冷幽幽的说道:“你与焕图都曾经随我征战天下,你这个人务实、谦逊,这一点很好,至于…”

说道这,他目中闪过一丝惋惜,“至于焕图,他心思活络,事事想抢先一步,多走一步。”

“已至如今换得如此下场,怨不得别人,只是人各有志罢了。”

袁宏江颌首,“是,谢过陛下提点。”

“提点什么…”

武成帝嘴角翘起,屈指弹了一下袁宏江的胸甲,响起“铛”的一声。

他转身抱着肩膀继续向外走,淡漠的声音传来,“最近天冷了,别冻着…”

“天冷…冻着…”

袁宏江听这话,茫然了,目光久久的看着魏帝的背影,又看向天空。

此时天清气明,万里无云,御花园内也是湖波潺潺,百花齐放。

正是盛夏时节…

————————————-

李绽突兀的从睡梦中惊醒,他猛地坐起身,入目的是同时迈步走进牢门的木楠。

黑布下木楠的脸上露出惊异表情,她试探道:“做噩梦了?”

你就是我的噩梦…李绽揉了揉脸,缓缓摇头,“没做梦!”

这老怪物能感受到我…木楠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惊异,随即隐没。

李绽起身用力伸展了一下懒腰,仰头看了眼窗外。

此时夜幕整个压下来,时间推进到了晚上。

“都这个点了!”

李绽感慨时间过得飞快,视线看向木楠,“我要的都带来了…”

木楠面无表情,“都带来了!不只你说的,还有都城大多重要人物的情报。”

行!有点做小秘的潜质…李绽点头,目光她身上打量,发现她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物品。

难道…

果然,只见木楠素手一翻,一个黑木匣子出现在她手里。

储物法宝…李绽心中震撼,对于这个写了十几年的神奇物品,充满了好奇。

是戒指,还是手镯…李绽坐到木桌后,目光在木楠的两只手上打量。

发现除了一双漆黑的手套什么也没发现。

不过,话说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全身上下一身黑,除了暴露出的头发、一双眼睛还有脖颈,其他地方全被黑衣遮的严严实实…

“我说,大夏天的你不憋挺吗?”李绽软骨病发作,趴在桌上。

木楠闪身到桌前,烛火瞬间点燃。

李绽警惕但没动,目光直视木楠,做出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

心却是突突的,好像要蹦出来。

木楠放下手中的木匣,素手抓住李绽的手臂。

李绽只觉一阵透体冰凉,从她手掌传递到自己身上。

木楠在这个时候轻声开口:“你如果热,我可以让你冷下来…”

“不需要…”

李绽一把挣开木楠的手掌,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

怪不得这娘们,说话都带着冰茶子,这凉透了呀!

什么鬼体质…

放弃对木楠的探索,李绽打算做正经事。

他低头看着眼前的情报,这才是真正性命攸关的东西。

如此,过去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李绽才放下手中的上等熟宣,一时只觉头昏脑胀。

“有办法了?”木楠声音与身影同时出现。

什么玩应?神出鬼没的…李绽抬头狠瞪了她一眼,片刻,才点了下头。

果然是阅历丰富的老怪物…木楠黑眸不自觉一亮。

又不尽的有些怀疑,这就想出计策了,不会骗自己吧!

要知道一个月,之前李绽、包括整个李氏一族都求告无门…

只能如楼中小娘一般,坐等着被欺负,还不给钱。

而李绽在此时,却轻易竖起了两根手指。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孤翁持剑《清晨,我挨了一棒槌》李绽放曹代容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