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花神在上:小娇妻才是大魔王(洛星晚莫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第二天一早,洛星晚睡得正香,春儿便急急地跑了进来:“小姐,快起来吧,莲嬷嬷已经到云霜居了。”洛星晚微微蹙眉,艰难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脑子还未完全清醒。春儿一边伺候洛星晚更衣,一边说道:“我看着这莲

书评专区

花神在上:小娇妻才是大魔王

花神在上:小娇妻才是大魔王》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洛星晚睡得正香,春儿便急急地跑了进来:“小姐,快起来吧,莲嬷嬷已经到云霜居了。”

洛星晚微微蹙眉,艰难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脑子还未完全清醒。

春儿一边伺候洛星晚更衣,一边说道:“我看着这莲嬷嬷慈眉善目的,倒是不像是不好相与的人,也不似其他宫里的人出门都摆好大的架子,她自己一人来的咱们云霜居,都没带下人呢。”

洛星晚换好衣服,梳洗完毕,便到了云霜居的正厅。

一位身着檀色暗花云锦宫装的老妇端坐在侧边的椅子上,虽然头发已经花白,面上也满布皱纹,却也能依稀看出当年的风采。

“莲嬷嬷。”洛星晚冲莲嬷嬷微微躬身,尽己所能,极其端庄地行了个礼。

莲嬷嬷转过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洛星晚。

洛星晚豆蔻年华,身型娇小,曲线玲珑,皮肤白皙,模样清秀可人,尤其一双星月般的眸子,配上浓密纤长的睫毛,当真是好看。

莲嬷嬷点点头:“姑娘这眼睛真是生的极好,老朽年过半百,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眼睛。”

“我爹常说,我生得普通,还好这双眼睛长得好看。”洛星晚见莲嬷嬷也还算健谈,便也乐呵呵地答道。

“天师那是怕姑娘骄傲吧。我看姑娘生的本就不错,配上这双眸子啊,实属锦上添花,万中无一,再过两年,定是个倾城的美人。”

莲嬷嬷不吝赞美,倒是让洛星晚有些不好意思了。

“莲嬷嬷抬爱了,”洛星晚一笑那眸子仿佛能溢出水来,格外灵动:“您吃过早膳了吗?”

莲嬷嬷笑笑:“老朽已经吃过了,年纪大了,觉少,便起得早些。知道姑娘还未用膳,已经吩咐人都准备好了,走吧,咱们一道,我在桌上给你讲讲礼仪。”

“嗯,但听莲嬷嬷安排。”洛星晚见这莲嬷嬷和善,也不忍在她面前淘气,心里虽是万般不乐意,还是故作乖巧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春儿见自家小姐这般,自然知道必是装的,忍不住捂嘴笑了一阵,招来了洛星晚的一个大白眼。

两人来到餐桌前坐好。

从洛星晚拿起筷子,莲嬷嬷便开始讲授餐桌礼仪了,一举一动皆有讲究。

洛星晚内心在叫嚣,可为了顾及父亲的颜面,面上还是装得乖巧可人。

却看莲嬷嬷突然皱起了眉心,一手扶住了额头,表情有些痛苦。

洛星晚这才注意到莲嬷嬷的脸色有些潮红,衣襟也被汗水打湿了,这会儿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莲嬷嬷,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洛星晚连忙放下筷子,抬手搭脉。

莲嬷嬷摇摇头:“不碍事的,这段时间经常这样,偶尔头痛头晕,觉得热,出汗,也就一阵儿,过了这阵就好了,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毛病虽小,但总归是不舒服的,早点调理好了,您才能好好教导我啊。”洛星晚笑着说:“嬷嬷您这病好治,不碍事的,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病,女子到了一定的年纪没了月信,身体便会有一些不适,头晕头痛、盗汗体虚都是主要的症状,我刚好有方子,这就去给您抓药。”

莲嬷嬷的脸红红的,拽了拽洛星晚轻声说:“星儿,你年纪尚轻,女儿家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大声的提到月信之事,不雅。”

洛星晚修习医术,对于这类的事情只觉得是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事情,倒是不觉得需要避讳。

话虽如此,洛星晚还是乖巧地点点头:“知道了莲嬷嬷,那您等着,我去给您抓药。”

“你是天师府的大小姐,还是要少出府,少抛头露面为好。”莲嬷嬷语重心长地说。

“莲嬷嬷有所不知,这药方不太寻常,京都的药材铺我是最熟的,别人去我不放心。”洛星晚解释道。

莲嬷嬷看着洛星晚,目光很是慈祥:“那就有劳姑娘了。”

洛星晚笑笑,抓了几个包子塞进怀里便出了门。

莲嬷嬷看洛星晚如此这般,笑着摇了摇头。

平时洛星晚的饭量就不小,今天早上因着学习用膳礼仪都没能好好吃东西,这会儿走在大街上,正抱着包子狼吞虎咽。

“打他,打死他,给我狠狠地打……”

一个男子的怒喝声响起,洛星晚啃着包子循声望去。

街角的一边围了一群人。

洛星晚身材娇小,左挪右晃,很快挤了进去,拍拍旁边吃瓜的大娘:“大娘,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大娘指了指躺在地上被众人拳打脚踢的小叫花子说道:“唉,这个小叫花子不知怎的得罪了这里的地痞头子,这会儿正挨揍呢。”

“其实这小叫花子是个好心的,那个地痞刚才在跟一个摆摊的老翁收保护费,老翁拿不出来,地痞就准备揍他,小叫花子上前拦下了,这才挨了揍,结果这会儿那个老翁倒是没了踪影。”一旁的大婶补充道。

“原来是这样。”

洛星晚看向被四五个地痞暴打却一声不吭的小叫花子,走了上去。

地痞头子见一个小丫头,手里还各拿两个包子,不由得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呦,哪里来的小丫头,还挺俊俏。”

洛星晚并不退让,不慌不忙,低头扒拉袖子。

“呵,你个小丫头,找打吗!” 被无视的地痞头子作势要打洛星晚。

刚刚还在地上挨打的小叫花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努力挣扎着爬了起来:“住……住手,有什么冲我来……”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管别人。”

一旁的地痞齐齐的朝小叫花子身上招呼,小叫花子勉强支撑了几下,便又倒在了地上。

“找到了!”洛星晚上前一步,一抬胳膊,手中拿着一块玉制的牌子,上书“御赐天师”四个大字。

“这……这是……”地痞头子定了定:“你……您是天师之女?”

“既然知道,你们就赶紧去衙门报到吧。”洛星晚点点头,狠狠踹了眼前的地痞一脚。

“是,是,小的们这就去。”地痞头子仿佛如临大敌,带着几个地痞匆匆逃走。

要说这块玉牌呢,是皇上当年赐给天师的。

因为洛星晚从小便喜欢私自出府,还喜好打抱不平,为了给洛星晚撑腰,天师便把这块玉牌送给了洛星晚,让她遇到麻烦就亮出来,也好保全自己。

洛星晚虽然淘气爱玩,但从不会故意挑起事端,向来也都是行的狭义之事,所以天师倒是不担心她拿着玉牌惹是生非。

不过,刚开始是没人认这块令牌的。

好在那时候,南衣奉天师之名暗中保护,只要是洛星晚亮出玉牌还不起作用的,南衣就会立刻现身,对于作恶之人也是毫不手软,打得对方满地找牙、断腿断手的。

久而久之,洛星晚的这块“御赐天师”的玉牌就出名了。

全京都都知道拿着“御赐天师”玉牌的少女是万万惹不得的,也知道这个叫洛星晚的天师之女是最最嫉恶如仇的。

地痞们跑了,百姓们叫好了一阵便也散开了。

洛星晚蹲在小叫花子的面前。

小叫花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的地面上有不少血污,显然是伤得不轻。

“你怎么样?”洛星晚轻轻地扶着小叫花子的肩膀,帮他起身,生怕弄疼了他。

小叫花子坐起身来,透过脏兮兮的头发看到洛星晚一张白皙的小脸,灿若星河般的大眼睛正看向自己,他往后缩了缩身子,躲开了洛星晚。

洛星晚从怀里取出剩下的两个包子塞在小叫花子的手里,就抬手去拨弄小叫花子的头发准备检查伤势。

小叫花子又往后缩了缩:“不用,我……脏……”

洛星晚抓住小叫花子的肩膀:“你不要再动了,再动我就生气了。”

小叫花子看着洛星晚微微嘟起的小嘴,当真不敢再动了。

洛星晚认真检查着伤势:“你需要上药,走吧,我带你去济世斋。”

“不用,我……”

“好啦,别耽搁了,快走吧。”洛星晚搀起小叫花子便往济世斋走去。

小叫花子见洛星晚一身干净的绣花丝绸长衫,毫不避讳的搀扶着浑身脏兮兮的自己,原本洁白的衣服也沾染了不少尘垢,很是不好意思:“我……我可以自己走……”

洛星晚并没有放开小叫花子:“我叫洛星晚,我看你比我大些,你也可以叫我星儿或者星晚,你叫什么啊?”

“星儿……”小叫花子喃喃叫了几声,许久回过神来:“我没有名字。”

“没关系,名字只是个称呼,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洛星晚说着笑呵呵的往小叫花子面前探了探头。

洛星晚一笑,眸子越发好看,小叫花子的脸更红了,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乖乖的跟着洛星晚。

“苍术哥,你在吗?”洛星晚搀着小叫花子进了济世斋。

一位身着青色长衫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见洛星晚这副模样赶忙上前,一脸关切:“星晚,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

“苍术哥,我没事,是这位小哥哥受伤了,你快帮他上下药,我去给他开个药方。”

苍术扶过小叫花子:“你随我进里屋吧。”

小叫花子点点头,眼睛看着洛星晚离开的方向。

洛星晚坐在桌前,提笔写了两纸药方,便到药柜去抓药。

其实莲嬷嬷的药方虽不常见,里面的药材倒是不难寻的,济世斋便可配齐,说不好找,只是为了能光明正大的出门遛弯。

洛星晚给莲嬷嬷抓好了药,又拿着另一份药材到了济世斋的煎药室。

要想让药材发挥最大的功效,浸泡的步骤是不能省的。

洛星晚将药材泡好,又细细叮嘱煮药的伙计熬药的时间和火候,这才走出了煎药室。

济世斋不远的街巷就有一家成衣铺,洛星晚进店买了两身不错的男装,一身茶白色的长衫,一身月白色的束袖轻袍。

“苍术哥,怎么样了?我能进去吗?”洛星晚拿着衣服,提着食盒站在门外。

“稍等。”

片刻,苍术打开了房门。

洛星晚探身进屋,见小叫花子正侧身躺在床上。

小叫花子一见洛星晚进来了,便挣扎着坐了起来。

“诶,你别动啊,你得好好歇着,不要起身,别把伤口撑开了。”洛星晚上前坐在床边。

“还好,身上没有什么致命伤,但皮外伤也不轻,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我都上过药了,已无大碍,按时换药即可。”苍术说。

“嗯,苍术哥你帮我去煎药室看看药吧。”洛星晚笑着说。

“好。”苍术答应一声,走出了门。

洛星晚看着小叫花子,轻声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你在济世斋住着就好,京都人都知道这里是我罩的,那些地痞不敢到这撒野的。”

小叫花子坐在床上,垂着头,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洛星晚,又收回目光。

“我看你头上有伤,暂时不能碰水,等好了,我再给你清理一下吧。这有两身衣服,我挑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小叫花子抬头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的衣服:“我……我还没穿过这么干净的衣服,竟然是白色的。”

“我总觉得白色很适合你。”洛星晚笑着说。

洛星晚笑起来很好看,小叫花子有些局促,头埋的更低了。

“花兄,你这么害羞,面对坏人的时候倒是很勇敢呢。”洛星晚笑着打开食盒,盛出一碗白粥,端到了小叫花子的面前。

小叫花子伸出手,手上满布伤口,已然红肿。

“你的手也受伤了,还是我来喂你吧。”

“不……不用,我自己来。”小叫花子连忙拒绝。

洛星晚并不答话,舀出一勺白粥,放在唇边,吹了吹,喂向小叫花子。

小叫花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通红,抿着嘴巴:“我……我……”

洛星晚笑笑,又把勺子往前送了送:“快吃吧。”

小叫花子不好意思地把嘴巴靠上来,将白粥吞了下去。

“饿了吧?估计你平时吃的应该不多,怕突然吃太多东西胃受不了,所以先吃些白粥,养一养,等你好了,我再带你去吃好东西。”

小叫花子也不答话,低头一口一口的吃着粥。

终究还是饿了,一会儿白粥就见了底。

“我不能在外面待太久,得回府了。若我明日能出府,再来看你。”洛星晚说罢便站起身来,准备开门离开。

“星……星儿,谢谢你。”小叫花子见洛星晚要走,急急地说道。

洛星晚回过头来,灿然一笑:“不必客气,好好养伤。”

门推开,又关上。

洛星晚走了。

小叫花子看着床边两身干净的白衣,想要摸一下,伸出满是伤痕的手,又缩了回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花神在上:小娇妻才是大魔王(洛星晚莫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