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陈令宜沈复,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小说免费阅读

“阿娘,还有多久到京城啊?”说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声。她是陈国公府二小姐陈令瑄,从小金尊玉贵的长大。偏她生养得极好,肤白胜雪、眉似远山黛,眼如秋波横,樱桃红唇,浅浅笑靥。因着家世好、生得也好,所以从

书评专区

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

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免费阅读

“阿娘,还有多久到京城啊?”说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声。她是陈国公府二小姐陈令瑄,从小金尊玉贵的长大。偏她生养得极好,肤白胜雪、眉似远山黛,眼如秋波横,樱桃红唇,浅浅笑靥。因着家世好、生得也好,所以从小不知道请了多少教习嬷嬷教导,陈令瑄也很争气,功课从不懈怠,不止一举一动优雅得体惹人怜,还写了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她的诗若从诗会上传了出去,一时间就会在留陈的世子闺女圈中流传开来,说她在留陈是贵女中的第一人,没有人敢置喙。

此刻,国公夫人陈王氏正在闭目养神,听到陈令瑄的话后也张开眼睛,她穿着深蓝色蜀锦,绣着大朵的牡丹花样,越发显得端庄持重。陈王氏对自己的女儿无不宠溺的。笑道:“瑄姐儿可是累着了?”

陈令瑄倒是摇摇头,道:“我倒不累,只是担心阿娘累着了。”陈令瑄是蜜罐子里长大的,说得话自然是又香又甜的,听得陈王氏心里熨帖。

陈令瑄又问:“阿娘,我们为何要回京城啊?在留陈不好吗?”陈令瑄看着陈王氏心情尚佳,便开口问道,她离开陈留时,闺中好友都来送行。其中就有女孩子叽叽喳喳的问:“为何要回京城去?难道是国公夫人看不上咱们留陈世子吗?是不是要上京城给你挑夫婿啊?”大昌国民风开化,豆蔻年华的女子之间谈论最多的不是衣裳首饰就是未来夫婿。她们中间可有人已经定下亲事了的。

陈令宜听到此处,也竖起了耳朵。

她不想离开留陈,没有人比她更加不想。

陈王氏想起此事心里便不悦,她和陈国公早已商议好不回京城。她这一生,儿女双全,夫婿尊贵,在留陈,陈国公是土皇帝,没有人能越过他去,作为国公夫人,自然也是千呼百应的,回到京城,且不说头上有太后、皇后、韦贵妃,就是同级别的王妃、命妇们也比比皆是。少不得要从以前众星拱月的月亮变成随众附和的星星。可皇帝连下十二道手谕召他们回京,旨意上说皇帝思念旧友、皇后也多念及胞妹,召他们一家进京团聚。这也是她另一层的担心。陈国公年轻时老成持重,但现在不知是年纪上来了还是手中的权力越发大了,倒是激进了起来。有些许言论听到她耳朵里,她都吓得一身冷汗。她也曾多次劝说,但这个听了她一辈子话的男子却越发使小性子,两人几次不欢而散,倒是让听雨轩的白姨娘捡了空子。

陈王氏想起今早上从客栈起身时,白氏扶着陈国公下楼时那娇滴滴的样子,心里就一阵窝火。她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得一丝不苟,才缓缓道:“瑄姐儿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好动了点,一点都静不下来。”陈王氏没有回答陈令瑄的话,却转头看向陈令宜道:“你去孙妈妈那里看一下,早上我让她温着的燕窝,这会子我正想吃。”

陈令宜应下,便叫停了前头的马车,便下了马车。燕窝是早上在客栈炖好的,上好的血燕,放在炖盅里,下头装了热水,再下头是一只半截的蜡烛,这样一直以蜡烛的小火烤着,让热水一直保持着温度,从而给燕窝保温,说来这个法子还是临出门前陈令宜想到的,从留陈到京城马车要走一个多月,陈王氏习惯了每天一碗燕窝,这个习惯陈令宜一直知道,所以她想到这个法子,画了图,守着工匠做好再拿回的陈府。倒是让陈王氏高兴。

其实拖家带口的都是大部队人马,单独为了吃口燕窝而叫停车队,实在有些不明智,可陈令宜刚刚看到陈王氏脸色已经有些不好了,她不敢撞枪口,这个一辈子呼风唤雨惯了的女人,最恨别人违拗她。

孙妈妈就在后头的马车上,陈令宜叫了一句:“孙妈妈。”

孙妈妈拉开马车帘子,倒是和蔼,笑着道:“大小姐有何吩咐?”

陈令宜道:“麻烦孙妈妈将母亲的燕窝取出给我,我这就给母亲端过去。”

孙妈妈道了是,便将白玉炖盅取出,热度正好,递给陈令宜。陈令宜接过,正欲往回走,却被人撞了一下,陈令宜堪堪稳住了身形,却没有拿住炖盅,上好的白玉炖盅,就这样摔碎了。

她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一个尖锐做作的声音“呀!绿秀,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撞着大小姐了。”是陈国公的新宠白姨娘,她不比陈令宜大几岁,是陈国公的一个下属送进府里的。只见她穿着襦裙,襦裙是用纱做的,胸口却露出一片。白姨娘进府不久,对陈令宜的脾气秉性不了解,再加上国公爷这一路上都只要她伺候,就不免有些持宠而娇。

陈令宜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耳光,而且不是打在绿秀脸上,是打在白姨娘的脸上。白姨娘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想要骂出难听的话又探不清陈令宜的虚实。手指着陈令宜半天只憋了一句:“你竟然敢打我?”陆如堇只看着脚下的白玉炖盅,心里一阵惋惜。白姨娘看到低头看地上,以为她心虚,便做撒泼状,道:“敢问姑娘凭什么打人?”陈令宜抬头,正色道:“姨娘这身穿着成何体统?我管着这府上的吃穿用度难道还短了姨娘的两块布不成,竟敢如此有伤风化,来来往往着许多侍卫,都把你看了去,把国公府的脸都丢尽了?”

陈令宜二话不提燕窝被摔,丝毫都不把陈王氏拖进来。又转过头对孙妈妈道:“姨娘怕是不知道良家妇女该如何穿着打扮,就麻烦妈妈教一下国公府的正经姨娘该如何穿衣如何说话?”孙妈妈早已下了马车,连连称是。

陈令宜看了看地上的白玉炖盅,道:“再去找母亲的账房核对一下这只炖盅价值几何?都从白姨娘月例银子里扣出来。”

“是,大小姐。”吩咐完,陈令宜又上了最前头的马车。临走前,陈令宜看向正被婆子拖走的白姨娘。嘴角轻蔑的笑了笑。

上了马车,陈令宜向陈王氏请罪,陈王氏心里高兴,面上却道:“何必与她一般见识。”

陈令宜揉了揉自己打疼的手,道:“是女儿自作主张。”

陈王氏心里明明都乐开了花,脸上却还要教育陈令宜为何要与贱人斤斤计较,陈令宜心想,每天都是一出好戏。

但陈王氏此次是真的高兴,她将手上的一对白玉镯子取下,套在陈令宜和陈令瑄的手上。道:“你们是两姐妹,进了京城要互相照顾。”陈令宜看着这成色极品的玉镯,心里激动极了,心想:今天真是赚了,看来着白姨娘真的把母亲得罪狠了。

陈令宜当然知道母亲是要她好好照顾陈令瑄,看在这只玉镯的份上,陈令宜在心里答应: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瑄姐儿的。

陈令瑄实在不算难相处,有什么好的都会分给陈令宜,说是整个国公府最单纯的人也不为过。

陈夫人说道:“这里已经是京郊,听你父亲说,皇上派了人来接我们,多半还是个皇子,你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陈令宜陈令瑄都应是。

马车又行了半日,想来是快到了,前头的卫兵来通报说是国公爷命原地休整。

陈王氏心头清楚,道:“你们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切不可失仪。宜姐去查看一下弟弟妹妹们,让他们打点好自身。”

陈令宜道是。下了马车后,便去孙妈妈那边的马车,孙妈妈还在白姨娘马车上教她规矩呢,菊蕊和荷蕊正在下马车,看到陈令宜,都道:“姑娘不必吩咐,我们已经将夫人的衣服首饰取出,这就去给夫人梳洗。”

陈令宜道:“所以难怪母亲离不开两位呢。”

陈令宜正待往前走,却看见孙妈妈往这边走来,道:“姑娘可是来了,白姨娘在后头喊打喊杀,要死要活的。”

陈令宜不紧不慢的走着,道:“妈妈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区区一个白姨娘还能为难妈妈不成。”孙妈妈语塞,在陈令宜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白姨娘说她怀有身孕。”

陈令宜不屑的笑了笑,道:“怀孕了还天天缠着父亲,哄谁呢?”

说着孙妈妈便帮她撩开了帘子,白姨娘真当陈令宜拿自己没办法,以为自己能子凭母贵,陈令宜大步踏进马车内。道:“孙妈妈真是越老越不管用了,一个下午连个衣服都换不了。”

白姨娘冷哼一声,她唯一的贴身丫头绿秀不知道被打发到哪里去了,但她不怕,刚刚孙妈妈听到她说自己怀有身孕以后,动都不敢动她,难道她一个未出嫁的大小姐敢豁出去自己的名声吗?

陈令宜却道:“青楼里出来的,果然不一样,既然那么怀念楼子里的吃穿,那我送你回去便是了。”白姨娘大惊失色,不可能有人知道的,那人给他赎身的时候买断了她的贱籍文书,又带进府里专门养好了身子才送给国公爷的。

陈令宜冷哼一声,吩咐孙妈妈叫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婆子过来,也不多说什么,道:“姨娘今日是不想穿衣服了,那就有劳几位妈妈将她脱干净一些,扔到河里了事。”

白姨娘才知道害怕,大声呵斥道:“我看谁敢,我肚子里怀了国公爷的子嗣。”

陈令宜笑道:“从你进门的第一天,喝的第一口水便是绝育的,父亲的子嗣,你也配?”

这下白姨娘真是有苦叫不出了,她抬头看着这几个健硕的婆子,心下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跪在地上求饶,道:“大小姐我错了,饶了我吧,我这就上车去换衣服。”

陈令宜蹲下身子,用手箍住白姨娘的脸,道:“你若想在府里过安生日子,我也愿意给你几分面子,否则……你觉得我们这边的动静小吗?可是我的父亲可有看你一眼?可有叫人来问一句?你睁大眼睛看清楚,在国公府后院要想活命,谁说了算?”

陈令宜说完这些话,便不欲在这里纠缠,转而吩咐道:“给她一刻钟,若是不能给我收拾妥当,就不用再出现了。”

陈令宜说完这些话,便转身离开。留下婆子们面面相觑,道:“这大小姐可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她们催促着白姨娘上马车换衣服,却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幕都被人看在了眼里。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陈令宜沈复,联姻后,恶毒养女人设崩了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