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传奇刺客俏总裁》张承阳徐芷馨小说免费阅读

曾经江海市知名的女性,富豪圈里的顶级天菜,江海市的第一美女,万千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居然死了!死在了严密的桃楚幽梅庄园里。死者共有十人,山庄门口五名手持枪械的男尸,脖子被钝物划破死于失血过多,凶器是一根随

书评专区

传奇刺客俏总裁

传奇刺客俏总裁》免费阅读

曾经江海市知名的女性,富豪圈里的顶级天菜,江海市的第一美女,万千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居然死了!死在了严密的桃楚幽梅庄园里。

死者共有十人,山庄门口五名手持枪械的男尸,脖子被钝物划破死于失血过多,凶器是一根随意从树上折下来的枯枝。

屋内两男一女衣衫不整的分别死在了不同的房间。

花丛中趴着的男尸,腰椎骨被硬生生的掰断,而那名身着旗袍美艳无比的女人却安祥的躺在了菊花园中,死因不明。

庄园内外的摄像监控全都状态良好,屋里屋外也都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韩悦薇的尸体上没有发现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的症状,初步推断是死于窒息,这个还要等法医做完尸检才能得出答案。”

刑侦队副支队长叶蓝珩捏着那根杀人凶器–枯枝,紧皱眉头。

“凶手杀人的手法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根枯树枝杀掉五位高手,这种杀人手法似乎有些太随意了?”

经调查,桃楚幽梅山庄大门前死掉的五人,有三名是江海市某两名富豪的保镖,另外两名是这三名保镖共同请来的外援,而这五人曾经都是杀手,只是有些人转职做了保镖。

“你也看出来了?”刑侦领域的顶级专家厉万年亲临现场,接过那根杀人的枯枝阵阵入神:“凶手是位职业杀手,手法专业到让人叹服,我做了三十多年刑侦工作,居然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接着他用手比量着另一名杀手的背部,那根被重力掰断的脊椎骨已明显的凸裸在外,上面的指痕清晰可见。

“蓝珩,从这些尸体上,你能判断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吗?”厉万年问向叶蓝珩,想好好的考教一番他的专业。

叶蓝珩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眼,稍倾过后说道:“用一根两岁小孩都能轻易折断的枯枝将5名持枪高手杀害,显然凶手对违装、速度和力量的掌控都到了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若说这具被掰断脊椎骨的死者也是被同一人所杀的话,那这名凶手的指力至少是我们的5-8倍,实力恐怖到令人发指。”

“从种种形式上来看,凶手不但有能力控制周边三公里范围的监控,而且还是个极为冷静的人,拥有超强的武力不说,伪装、潜伏以及反侦察能力也是相当地不俗,这种人别说是在江海市,就是放眼全国也是少有。但是凶手前后杀人的反差有点大,屋内三名死者的死状道不像是同一个人所谓,现场也找不到凶器。”

说到这,叶蓝珩止住言语摇了摇头,似乎推断出了凶手有两人,只是对杀人凶器还不敢断定。

“不用找了,它在这呢。”厉万年微微一笑,伸出手轻轻的将韩悦薇秀发上带有血迹的簪子抽出拿在手里仔细观察着:“从韩悦薇身上的血迹及这根簪子可以断定,屋内的三人是韩悦薇所杀。”

“那杀死韩悦薇等人的凶手会是谁呢?”

在警方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韩悦薇死前曾与那名叫做“刺杀资本家”的黑客在用电脑记事本聊天,而聊天的内容却是让人看不懂的。

这起庄园杀人案与之前黑客入侵多家企业、银行及私人网络账号之事瞬间轰动了整个江海市,并迅速的蔓延至了全国,引起了警方与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当警察正在全城调查与搜捕犯罪嫌疑人时,一个看上去像是拾荒者的身影,正单衣长裤的走在城市的霓虹街道上,不远处一辆坐着几名警察的轿车悄悄跟随!

男子口鼻中呼出的热气,脸部在路灯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斑驳,十分颓废,这是十年来江南最冷的一个冬天。

————

“叮铃铃……”

一款模样特殊的手机发出刺耳的铃声,惊扰了男子的思索。

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特殊来电,柔和般的发出苦笑。

“干的不错,敢利用军方的系统与设备去完成你私人的窃取,侵入多家企业的网络系统不说,还杀了号称江海市的第一美女,你真的认为没人能治得了你?”

才一接听,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女人的质问,声音是那么的平淡,却给人一种压迫感,随后又是那般的冷嘲热讽。

“看来这么多年的杀伐果断,注定了你不会怜香惜玉,第一美女,你不觉得可惜吗?”

久违的声音现次从电话那边传来,使得张承阳顿足当场。

“可惜?你认为我会吗?我手里的设备还不是你留给我的。”张承阳沉毅的回道,不禁摇头。

“说的也是,接受过各种忍耐训练的一代兵王,以前任务也没少接触像韩悦薇这样的女人,如果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一般女人还真无法让你产生怜悯。”轻言嗤笑中带着几分阴阳怪气,随后又忽然质问起来:“难道部队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就是让你这么回馈给社会的?”

“不正常吗?像我这种杀人机器,或许……”

“你是军人,应该讲原则,讲纪律!”女人严厉声再起,打断了男人的话。

“现在不是了。”男人的声音很平静,笑了笑回道:“以前的工作不就是这些吗,冷血没有感情!”

张承阳,华夏外交部与国防安全共同组建的一支特别行动队的第五任队长。

这支小队悍战而神秘,专业而狡猾,是国家专为执行外交、国防等高等特殊刺杀任务所培养的一支秘密部队,被国家首长称之为“无影”,成员全部来自于各大战区的兵中王者,立下无数战功!

本是前途无量的他,却在一次解救任务中,故意从恐怖份子手中杀害了两名外国人质,并对被俘人员采取了非常残忍的刑讯手段,又在事后隐瞒上级,独自一人杀向了恐怖份子的窝点。

当被它国政府发现时已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但终究是因为严重违纪与外交压力,被部队除名。

“你为什么非要以杀害人质的方式退出?”女子再次质问道,言语中透着万分不解,仿佛整个世界都骗了她。

“那我要怎么退出?难道让我和第三任队长一样,搞残一条腿?”张承阳发出着质问声,苦苦一笑,道:“如果你知道那两名人质都做过什么,你就不会来质问我了。”

回想着那次任务,虽然杀害两名人质是他故意为之,但那两人所做所为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表面上是为当地百姓服务,实则背地里淫人妻女,杀害有妇之夫,甚至被反战的恐怖份子绑架后,企图用国家的机密文件来交换自己的生命,这种无情无义之人怎能让他活在世上。所以,张承阳当时杀他们丝毫没有犹豫。

他渴望着和平,但和平从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从思索中转过神来,张承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丛身军旅十年余,阻止战斗几十场,经历杀伐百余次,挽救生命近千条,护得家国千万计。我们失去自由,失去陪伴亲人的权力在战场上拼命为得是什么?不就是能让千千万万的百姓们过的幸福和平吗。可是现在,我呢?我的家庭呢?我的亲人呢?谁来挽救他们?是你吗?还是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和我们拼了命去保护的达官显贵?”

“越是深入接触这个世界,我就越是看不懂。你知道吗,每天在罪恶的深渊行走,让我看到了比地狱还要可怕的人心,被束缚着的感到很不好,于其痛苦的挣扎着,还不如趁早的退出,因为我要报仇!”

家败了,人亡了,也就意味着天塌了……

张承阳早就打好了报告,请三个月的假回去调查真相,但是上级以种种理由就是不批。

他本不想给国家抹黑,无奈之下才采用了这种极端的方式让自己从部队除名。

现在,他已不是军人,而是百姓!

张承阳的话无疑给了女人一计痛击,电话那边的女人一愣,心跳陡然加快,想着无影的前几位队长的下场与成员的最终归宿,一种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

无影的工作很特殊,常年活动在敌后那些尔虞我诈的硝烟之中,摧残人心灵的地方,每年都会有人牺牲和选择极端,如同地狱,让人痛苦不已!

他们大多数都是在战斗中牺牲的,因为没有人能熬到无影规定的退役年龄。即便这样,每年还有好多人挤破头要加入,因为铁血荣誉。

“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方式了吗?还有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女子问,语气坚硬。

“做都做了,还提这些干什么,我只是憋的太久需要透口气。至于目的,你已经猜到了,何必有此一问。”男子微微一笑道。

好一会的沉默无语中,才传来电话那头女人的深深叹息。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才能宽慰自己的心。

“没想到‘无影’的五任队长,结局都是那么的不尽如人意。”沉思良久,电话那头才又传出女人的感叹:“这样也好,最起码还活着,再也不用受心灵的催残了,想来能够熟睡的感觉一定很好?”

熟睡的感觉?

声音像似在问男人,又好像是在问自己。

这种常人的生活简态,在这两个人的世界里,只能成为憧憬。

口中喷出的热气模糊了女人的脸庞,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难道,“无影”小队从成立那天起,就注定不断的残缺着?

“是的,自打离开军事法院的那一天起,我的睡眠质量就好了很多,我想你也可以多睡一会。”张承阳淡淡道,脑海里想着的是女人英姿飒爽的身影。

“你现在一介平民,很多事情都需要我,所以我不能多睡。”女人的声音透着坚定,微笑间回转,脸上却变的清涩,苦笑一声道:“其实,我是没有你那么多的军功来换取全身而退。”

仿佛是看淡了世间的一切和自己的人生。女人的心中虽然有着信念,但这么多年下来,这种信念却成了一个禁锢的牢笼,出不去,也躲不掉。

“不要学我,被除名不是件值得学习的事。”张承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嘲道。

“这就是你隐瞒事实所付出的代价!”女人抱怨着,声音带着质问,却又低沉了语气:“其实,学你也没有什么不好。”

永远都是女人在质问,又在第一时间帮助男人找借口。

心需要抚慰,哪怕明知道是自己在骗自己。

张承阳没有再言语,只是抬头仰望着天空,任凭雪花向自己的脸上拍打。

或许这样可以使自己更清醒一点,又或许想让这种洁白的雪洗尽铅华的脸。

呼出的热气冲淡了自己的笑容,淡淡的笑着,笑着……笑到视野模糊……

“虽然我杀过很多人,但并不代表我真的冷血!每个人都有放不下和看不淡的事,所以这就是我的抉择!”

冷风拂面将脸吹的煞白,但体内的热血正在与外部的寒冷做着斗争。

女人没有开口,只是长长的呼了口气,似乎在平静着情绪。

“这么多年的刀口舔血换来的是什么?”见女人没有作答,张承阳便开口质问,心酸且凄怆的他只能给自己找了个答案:“换来的是家破人亡,一世悲凉!想做又得守住底线的悲凉!”

仿佛只有自嘲才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

守住底线?家破人亡?一世悲凉?

多么讽刺的三个词,却又很真实。

“这就是你最终的选择吗?”质问声再次打破了沉默,女人的语气却是平淡的,显然她不想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

“我毕竟还有亲人,很多时候结局就是这么的简单。”张承阳面带苦涩,淡然作答:“我是人有感情,血肉之躯不是杀人机器,所以我要摆脱!”

曾经一起的战友,现在却分站在两个路口,一种莫名的伤感,却彼此牵动着两人的心。

为了国家的利益,有时候他不得不变的冷血。但又在自己的事情上,又不得不遵守和面对组织的制约。

他要摆脱这一切,所以才有了今天被部队除名的结果。

十年,被摧残心灵的十年,为国家奉献一切的十年。从昆仑入归墟,从阆苑到冥地,最辉煌的青春已经逝去。

他知道女人要的不是这个答案,但这也是他可以给出的唯一结果。

“张承阳。”女人平淡如水的叫了一声男人的名字,却又止住了言语,黯然低眉,红了眼眶。

男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永远都是这么扭扭捏捏的两个人,想说又很怕说出口。

一声呼唤,像是着了魔般的腿脚顿足当下。

站在一辆轿车前,感受着女人的呼唤,不由的看向身边的车窗,反射出来的却是女人的影子。

透过身前的车窗,张承阳抚掌贴在冰冷的玻璃上,隔空感触着掌心中传来的温度,仿佛这一刻能触摸到对方的心。

张承阳的心开始暖了起来,随之也默默的叫了声女人的名字:“黄好。”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两人只想彼此感触着对方名字带来的温暖,仿佛两人的名字中间透着一种玄妙。

这种感觉很好,似乎在询问着彼此的心事,又似在表达着自己的心境。

看似平淡的语气,内心却潮湿翻涌,恨不得这一刻将心融在一起。

“我,我只是想叫叫你。”内心充满着激荡,哽咽着说出了这句话。

很多时候,爱而不得的男女,表达心境就是这么的简单。

忽然在某一刻叫住对方的名字,千言万语又不知何处去说,只能让眼泪默默的在眼眶中打转,直到对方的身影渐渐模糊或远去。

好半天没有听到回声,电话一端的女人显得有些难过,于是打破沉默。

“你妹妹的新身份我已经全部办妥,还有你从部队调回原籍的档案,我也按照你的要求抹除了一些信息,做了死亡记录,并且重新更换了名字。原本你张承阳这个名字,我给你安排了第二个身份,你可以放心使用,并且还另外为你准备了一个假身份,身份证稍后我会寄给你,再有就是注意你身上的伤。”

新名张启光,替换掉了旧名张承阳,经过黄好的修改与操作重新存入了原籍系统,以前张承阳这个旧名,被黄好安排了新的身份。

“谢谢!”随口道谢时,手指不自觉得抚摸着身体上的伤患处,神情柔和。

“没有人可以做到天衣无缝,没有了特权的你,在地方上凡事收点锋芒,如果真的遇见解决不了的事,联系我!“

关注着、提醒着、警告着、关心着、想念着,五段话,五种内心波动湿了睫毛。

好半天没能听到男人说话,黄好的心中升起了一丝疼痛感,只有关切才是唯一的办法。

就在这一刻,仿佛好久都没有哭过的两个人,现在都落下泪来。

“谢谢!”再一次的感谢蕴含了所有,在随手挂掉的电话中,嘟嘟的盲音声显得是那么的柔情似水。

寒风继续的吹,雪花不停的落,世间仿佛全都成为了白色,寒冷无比,没有死角,但两人的内心却是火热的。

张承阳知道女人刚才想要说什么,从女人唤起自己名字时,他就明白对方的心思。可是现在的自己,就算千言万语,都会显得很脆弱,苍白无力。

他带着目的回来,面临着太多的未知……

“其实,我明白你的心,但是……黄好……”

很想在电话中说些什么,却因世事无常,只能默默的在心中寄思,而手指却不自觉的落在了身旁的车窗上,默默的写下了三个字–“我爱你!”

三个字,用尽了他的全力,掏空了他的心。

可能是太过感伤,又或是太过迷茫,发泄情绪下的张承阳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写完字的车窗被人从里面降下。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传奇刺客俏总裁》张承阳徐芷馨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