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段思琪慕清平,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小说免费阅读

段思琪正想着如何回答,卢氏抢先一步,“陈平月陈太医,我家琪琪在陈大人家待了五年呢!不过我家琪琪前几日染上瘟疫了,大病了一场,很多事记不得了,要不医术一定更厉害。”郎中摸了把胡子,“哦,这老头啊,老夫也

书评专区

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

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免费阅读

段思琪正想着如何回答,卢氏抢先一步,“陈平月陈太医,我家琪琪在陈大人家待了五年呢!不过我家琪琪前几日染上瘟疫了,大病了一场,很多事记不得了,要不医术一定更厉害。”

郎中摸了把胡子,“哦,这老头啊,老夫也有很多年没见过这老头了,这医术确实越发精进了,连这小徒儿都如此厉害,真是不得了。”

得了,段思琪又认了个便宜师傅。

郎中这下有事做了,“既然姑娘的针灸有用,那我们就用上,早点治好了大家,老夫也能早点打道回府了。”

郎中说自己打道回府,没说别的人啊,段思琪忙问:“那我们呢?治好了大家伙,我们能走吗?”

“到时候姑娘也请自便。”

得嘞您呢!要的就是这句话。

郎中想要看段思琪施针,难民听说这小丫头师承皇家太医啊,再瞅瞅这老郎中的针灸,没治好一个,也就有愿意让小丫头施针的,郎中为了保险期间,找了个症状不重的。

段思琪施针,这次换郎中全程观摩。

原本是打算看一遍自己上手的,穴位针灸重要的是方法和施针顺序,只要针法对路子,对一个多年的老郎中来说,施针倒是最简单的。

不过郎中眼瞅着段思琪频频用长针,手法在针灸中都是险招,是典型的野路子啊,稍加不慎都有可能要人性命。

郎中眉头紧锁,迟迟不愿接针,并在观摩了三次完整的施针后,对众人说了句,“保险期间,我们还是等等看效果再治疗吧,也晌午了,先吃饭。”

段思琪也累了,也就罢手不干了,“我也得休息休息。我太累了。”

“嗯,姑娘好生休息。”

郎中随即入了右偏殿,“公子,难民中有位小姑娘,师承陈平月,针法奇特,颇为对症,刚臣也已观摩了几遍,应该问题不大。”

年轻男子放下手中的书籍,应了声,“陈平月?”

郎中赶忙回话,“这陈平月家族是医药世家,早年间在太医院供职,但因为二十年前时任内卫总领卫茗一案牵连,当时太医院也有几位太医被罢免,陈平月也就带着家眷回了老家,算算现下也六十有余了。”

年轻男子松了口气,“既然对症,你就去偏殿给汪家父女施针吧!”

郎中一副苦瓜脸,“陈平月这些年医术确实精进了不少,但却和早年间大相径庭,这小姑娘施针很是凶猛,整个一野路子……”

年轻男子身边的小厮斜了郎中一眼,讽刺道,“李太医的意思不会是您没学会,不敢亲自下手吧?”

小厮对郎中是有意见的,现在眼瞅着都好几日了这郎中一点屁用没有,现下连个小丫头的针法都模仿不了,顿时颇为恼火,“公子在这里待了好几日了,你怎么磨磨唧唧的。赶紧的呀,公子若出点什么事可如何是好,你担得起责任吗?”

小厮这几日不是带人处理尸体就是身处满是传染病的大殿,战战兢兢生怕自己染上,还得硬着皮头上,现下好不容易有办法了,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破庙里。

“要不,请这小丫头给汪家父女诊治诊治。到底更保险些。主要是汪家父女的病症已经不能再拖了,这针法假以时日并不难领会,但汪家父女到底金贵,容不得半点闪失。一时半会臣怕万一不娴熟要了两人性命。”郎中硬着皮头建议。

谁不知道公子现下最在意的是汪家父女的命,老夫要面子万一出点啥事,吃不了兜着走,面子能值几个钱。

“行了,那就把人叫过来吧!”

“叫,叫到您这里?”

“嗯”年轻男子应声。

郎中急急忙忙去请段思琪,仍旧在跨出门时听到小厮编排自己,“公子,您看看太医院这帮废物……”

郎中真想转过头怼回去,有本事你去治啊,这毒蛇嘴,可别哪天落到我太医院的手里,让你嘚瑟。

李太医重新回到大殿,先是去看了看施针的几人情况,最早施针的已经过去三个多时辰了,毒疮消下去了很多,又给张娟把了把脉,张娟现下生龙活虎啊,吵着问饭咋还没来。

郎中这才放心的去请段思琪,也不丫头丫头的叫了,“段姑娘,老夫想请姑娘帮个忙,请你去给偏殿的两位贵人诊治诊治,放心,老夫定有重谢,有重谢。”

郎中拉拽着段思琪来到右偏殿门口,“段姑娘先见一下我家公子,段姑娘你注意一下言辞哈。”

说完敲了敲门,小厮开的门。

段思琪迈入房门,这里没有神像,以前应是道士休息打坐之地,现下收拾得干干净净,面前是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看起来应是最近几天用新木打造好的,虽简陋但在这破庙住特地打造一副桌椅,还是满奢侈的事。

靠里面是张简陋的木头床,却铺着缎面被褥,和小庙有些格格不入,一人背对着段思琪,把手中的书随手扔在床上,转过身来面向段思琪走了过来。

身如玉树,面若皓月,虽一身粗布衣衫,但气质优雅,是一名20岁出头的美男子。

男子径直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向段思琪,眸子清冷:“姑娘贵姓?”

段思琪晓得这就是管事的了,稳了稳情绪,“我叫段思琪,您找我是想让我给左边偏殿的人瞧病吗?没问题啊,郎中先生已经跟我说过了,那我就过去了?”

段思琪并不想和男子有太多接触,听说这些是官家人,秉承着啥事都别知道太多,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着急,姑娘用过饭了没?”男子开口的当头有人送饭过来,小厮开门接过饭菜,摆在了男子面前的木桌子上。

是一盆子兔肉和两碗热腾腾的米饭。

兔子肉哦,一大盆香喷喷的兔子肉,此时飘出来浓浓的肉香,惹得段思琪咽了咽口水,在山洞里的时候大伯每日出去找吃的都会给自己说,“大伯给我家琪琪打野兔子去,晚上我们吃兔子肉”。可连一根兔毛都没带回来。

野兔子肉好香,段思琪又看了几眼面前的兔子肉,咽了咽口水。

男子指了指对面摆好的椅子,“段姑娘不必客气,施针甚是耗费体力,空着肚子让姑娘为我们施针非本公子的待客之道。那姑娘就陪本公子吃顿饭如何?”

段思琪看了眼郎中,在郎中的意识下坐了下来,“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

不吃白不吃,盛情难却,是你们非让我吃得。

段思琪先前还客气几句,待吃了口兔子肉,诶呦喂,野味肉质细嫩,醇香,根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佐料。

段思琪从客客气气到大块剁肉没用多长时间,很久没见油腥了,只是在拨兔子肉的空档才招呼男子,“这位公子你也吃,别客气。”

男子微笑着应声,“嗯,本公子不跟姑娘客气。”

吃饭吃得风卷残云,连郎中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最后一整碗兔子肉差不多都是自个吃了,惹得身边伺候着的小厮也惊叹,是真能吃!也不说剩点给我。

美餐一顿后段思琪跟着郎中去了左偏殿。

偏殿被一分为二,左右两边担架上都躺着人,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和一名妙龄女子。

男子脸上已经布满了很多脓疮,女子颈部的脓疮也快蔓延到脸部,两人皆昏迷着。看来这就是传染给大伙的病人了。

倒是真能扛!

段思琪查看了一番,两人颈部仍旧插着针灸,尤其是女子脖颈的数根针灸和密密麻麻的针眼,为了阻止脓疮上脸,确实做了很多,年轻姑娘的脸面重要嘛!

郎中简单地解释过后要求段思琪施针,“段姑娘,就在大殿同样的针法,请吧!”

同样的好说啊,段思琪如法炮制给两人施了针。却在施针的过程中发现这两人体内好似还有别的瘀毒,于是告诉郎中,“他们体内好似还有些别的。”

郎中只是看了眼段思琪,“姑娘看是什么?”

段思琪下意识的摇摇头,郎中大包大揽,“小丫头施针后剩下的就交给老夫了,这点小事还难不倒老夫,这病最麻烦的就是传染力太快,解决了这别的问题不大。”

针灸效果不错,在郎中判断瘟疫不再具备蔓延条件后,待偏殿的的病号能起床走路后和他们一起离开了破庙。

临走前把自己的针灸包送给了段思琪,“这灾荒年老夫身上也没啥别的值钱的东西,这针就送于姑娘了。”

段思琪自然是开心的,心心念念的针灸包哦。

段家人原本是要在人祖庙继续待着,等雨季过去再重回家园,但长时间下雨山体出现了滑坡,一天晚上人祖庙的偏殿滑坡,众难民仓促中收拾行装,只能离开庇护所,继续逃荒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段思琪慕清平,全家逃荒:农家长姐有空间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