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重生贵女不好欺(秦舒婳)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舒婳?”秦舒婕将煎好的药放在外间桌上,走到床边,抱了抱秦舒婳。“你醒了?不怕不怕。”“他,是谁?”刚才闪电太过刺眼,秦舒婳半睡半醒只看得个人影,这会儿被吓醒了,又多添了几盏灯,倒是看出她床前站着的是

书评专区

重生贵女不好欺

重生贵女不好欺》免费阅读

“舒婳?”秦舒婕将煎好的药放在外间桌上,走到床边,抱了抱秦舒婳。“你醒了?不怕不怕。”

“他,是谁?”刚才闪电太过刺眼,秦舒婳半睡半醒只看得个人影,这会儿被吓醒了,又多添了几盏灯,倒是看出她床前站着的是个男孩。蓝色的袍子衬出三分贵气,冷峻的神情掩着三分傲骨。

“这是大舅舅的小儿子,比你大上五岁,你该叫表哥的。”

“表哥?”印象中大舅舅家的两个表哥似乎都比自己大很多,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小的表哥?

“刚才他和二舅舅家的小霜一起过来的,诶?小霜人呢?”秦舒婕拿了个药的时间就少了一个。

“她去找秦舒妤了。”白烨背过身去看向窗外。他是奉祖母之命来看秦舒婳,却差点被她那一嗓子吓死。

“这么大的雨,小霜可带伞了?”秦舒婕今年十二岁,虽然身量还未长成,却已然长出了一副比夫人还要操心的性子。

“不必担心她,我也先回去了。”怕这个小表妹再有什么惊人之音,白烨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决定早点离开。

“绿桥,你去送送。”秦舒婕支使自己的大丫头绿桥撑伞去送,怎奈白烨走得太快,绿桥还没出门,人就不见了。

“今夜的雨,好大啊……”秦舒婳印象中下过这样一场大雨,她觉得有点熟悉。

“还好外祖母没走,这样的天气是很容易遇上山灾的。你先把药吃了,再睡会儿吧。”铜陵府地处西南,多山多雨。官道虽然修得平坦,却也只能依山势而建,每年雨季都少不得重修几次。若是雨势过大,则会发生更严重的山灾,轻则山石阻路数日不通,重则土落山秃埋人埋畜。

“嗯。”秦舒婳点点头。

原本以为她会哭闹不肯吃药的,因为她向来怕苦。谁知道今日居然这么听话,秦舒婕高兴得多给她塞了两块蜜饯,直把舒婳塞得像只小蛤蟆。夜里,秦舒婳怎么也睡不着。她总觉得什么事情变了,又觉得什么都没变,朦朦胧胧躺到第二天正午。

“现在什么时辰了?”秦舒婳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紫萝时辰。

“回小姐,午时了。”紫萝打来一盆干净的水,开始给她擦脸。

“我还没给祖母请安呢!”秦舒婳听得自己起晚了,恨不得跳起来去请安。家中疼爱自己的,就数祖母和大姐,怎么也不能让祖母觉得自己不好。

“老夫人免了请安,小姐好好歇着吧。外面还下着雨呢,可别往外头跑了,当心着凉。对了,今日做了清淡的莲子百合粥,小姐快来用些吧!”

简单洗漱了一下,秦舒婳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吃起了粥。只是嘴里怎么着都有药的苦味儿,吃起来的味道就没那么好了。

“母亲来过吗?”想到昨夜的梦,秦舒婳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没有呢,不过老爷来过,老夫人也来过。大小姐、表少爷和表小姐都来过。”紫萝怕她不开心,把昨天到今天来的人都数了一遍。只是迟仅仅“没有”那两个字出现的时候,秦舒婳已经心凉到听不进任何话。甚至连吃东西的胃口也没有了。

“对了,大姐去哪儿了?”秦舒婕素来疼爱她,没道理这个时候不在。

“昨夜府里来了贼人,大小姐正派人四处盘点府上的东西呢。”紫萝见她吃得差不多,过来伺候她漱口。

“贼人?”这贼人胆子还真是大,居然都偷到官府后衙来了!

“嗯,是表少爷发现的,俩人还打了一场。”紫萝说到一半就掩嘴笑了起来。

“你别笑,先说完。”秦舒婳也来了兴致,想不到她那小表哥胆子这么大。

“表少爷和那贼人过招时,红叶撞见了,好巧不巧,俩人打斗时误伤了红叶的腿,现在她主仆两个走路倒成了一个样儿呢。”

“这话可别乱说,小心母亲听了罚你。”秦舒婳听着也觉好笑,但还是要管束一下。祸从口出的事她见了可不止一件了。

“小姐放心,紫萱和紫玉在外面候着呢,有人来,她们必会先通传的。”

“是吗。”秦舒婳望向外间,不再言语。

却说白老夫人这边见了白烨身上的伤,心疼得紧。“怎么就像你那个不省心的父亲一样莽撞!”虽说是埋怨,白烨还是听得出祖母的关心。

“没事的,祖母,那人一心想逃,还中了我几招呢!”

“以后可别这样拼命,你那两个哥哥不顶事,白家可就指望着你呢!”

“是,祖母。”白烨不想祖母担心,嘴上一个劲儿的应是,心里却自有一番想法:他这位姑父纵然是个同知,可是为官正直。虽然家中有些庄子铺子,却也只能维持官场应酬的开销,自然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儿。什么小偷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偷一个没钱的官老爷呢?而且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怕不是第一次到府上,但是听说府上之前并没有丢东西。这件事情没有表面看来这么简单啊……

“这雨也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白老夫人本想着周岁宴之后就走的,但看见自己女儿现在这个糊涂样子,还是忍不住要提点两句。怎么说舒婳都是她的骨血,怎么能对舒妤这么偏疼呢。雨声更烦,她开始有些怀疑当年的决定是否正确。

这边,秦舒婳吃过东西后梳妆了一番。坐在铜镜前,又忍不住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如若说是梦境,未免也太过真实,若说不是,她总觉得自己某一天会把这些东西全都忘了。不行,绝不能忘!秦舒婳决定把她记得的事情全部记录下来。叫紫萝去拿笔墨和两本书,秦舒婳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写了一个下午。直到晚饭十分,她才停下笔,将写好的纸小心藏起来,又在白纸上涂涂抹抹写了些幼稚的东西,这才出来净手用晚饭。令她意外的是。外祖母竟然过来了。

“外祖母。”恭恭敬敬给外祖母行了个礼,秦舒婳便站在那里不说话了。前世至死都没能见上一面的外祖母,怎么会突然过来找自己呢?

“坐。”白老夫人先行坐下,并让秦舒婳坐在自己对面。“想不想听外祖母给你讲个故事啊?”

“想!”不知道外祖母要做什么,她还是要作出小女孩的一派天真。再加上头上裹着纱布,更惹人心疼。

“你母亲呀,小的时候和你一样,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也就是你姨母。”

“姨母?”秦舒婳平时鲜少听母亲提及姨母,只知道她是个伯爵夫人,住在京城。

“你姨母机敏聪慧,天性要强,在京城一众闺秀中也算得上是颇有才名。所以,我对她很是喜爱。有了新布料总是给她先做衣裳,买了新镯子总是给她先挑,所以你母亲当年对我也不是很亲热。这让我更加忽略了她。”

秦舒婳低下头,怪不得母亲不愿提起,从家里做姑娘起,就没有姨母得宠,如今嫁了人,更是矮半头。和自己前世的处境真真是毫无二致。

“但是啊,当我老了之后,我才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心头好,你大舅舅,你姨母,你母亲和你小舅舅都是一样的。但是你母亲如今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我了。”说着,白老夫人眼眶有些湿润。

“现今,你母亲是对你忽略了些,这是我当年犯过的错误,如今我也劝她,不要犯错,可她就是不听。舒婳啊,你还小,外祖母说这些对你来讲可能有些太难了。但是你们血脉相连,等到她活到我这个年纪,会后悔的。到时候你记得要原谅她,知道了吗?”

若是自己没有经历过前世种种,若是自己只有五岁的心智,可能就会懵懂答应了。可是她重活了一世,那些痛苦和绝望,让她怎么都不可能原谅。母亲会后悔?秦舒婳心里一阵冷笑。

“可是外祖母,母亲都做不到的事情,我怎么能做到呢?”秦舒婳有些为难地说。

白老夫人只觉呼吸一窒。若这话不是从一个五岁小童的嘴里说出来,她肯定会认为是在挑衅,可是这孩子在最童言无忌的年龄说出这种话……罢了,是自己太自私,当初错待了女儿,如今又要来苛责外孙女,怎么想都是自己越老越糊涂了。

“做不到也不打紧,以后外祖母多派人过来看你,你有空也可以往白府写信。今天外祖母和你说的话你要记在心里,不要和别人讲,知道了吗?”看到秦舒婳点头,白老夫人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既然改变不了她们母女的情况,那么就多弥补这个外孙女一点,免得女儿老来和自己一样后悔。要不怎么说儿女都是债呢,不管儿女怎么想,自己都要为他们打算。

白老夫人又待了一会儿,和秦舒婳闲聊了些家常。直到晚饭都冷了也没吃上一口。还是秦舒婕来了之后命人热了一回,一老一小这才开始用饭。自两个女儿出嫁后,白老夫人就没什么人可以毫无顾忌地闲聊。孙子们一心向上,要学知识,两个孙女又都是妾室的儿子生的,和她没有半分血缘。所以看见秦舒婕和秦舒婳这两个孩子,倒忍不住和她们多说了几句。有秦舒婕在,白老夫人也不敢多说,无非是些孩子们的童年趣事,再就是些孝敬父母之类的,就怕秦舒婳长大以后生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秦舒婳仗着自己五岁,装作什么都听不懂,时不时来两句“童言无忌”,将白老夫人哄得很开心,甚至还从身上解了个玉坠子给她。

秦舒婳有些不解,白老夫人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就养出了她母亲这种亲疏不分的人呢?还有那个心系天下舍小家为大家的爹,虽然自己没办法怪他,可还是一想到就头疼。谁知道第二天听到的消息让她头更疼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重生贵女不好欺(秦舒婳)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