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邱文陈圆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堂兄是崇祯》最新章节

第7章 30万两周府,周延儒虽然60多岁,但头发乌黑,精神矍铄。此时他正在自家的池塘边一边品茶一边悠然地看着书。最近东林党的代表袁崇焕自掘坟墓,并且无视圣上权威,居然想带兵入城,圣上大发雷霆。作为东林

书评专区

我的堂兄是崇祯

我的堂兄是崇祯》免费阅读

第7章 30万两

周府,周延儒虽然60多岁,但头发乌黑,精神矍铄。

此时他正在自家的池塘边一边品茶一边悠然地看着书。

最近东林党的代表袁崇焕自掘坟墓,并且无视圣上权威,居然想带兵入城,圣上大发雷霆。作为东林党的死对头,周延儒当然要火上浇油,最好一次把东林党全部踢出内阁。

圣上虽然最近还在犹豫,但可以肯定的是,东林党已经完全失去了圣上的信任,只要加把劲把袁崇焕解决了,东林党倒台指日可待。

……

难得的悠然时光被一个下人打破了。

“老爷,大理寺卿凌义渠求见。”下人跑了过来,低声说道。

“大理寺卿,他跑我这来做什么?”周延儒皱了皱眉头,两人虽然都是崇祯的人,但平时没什么交集。

“他说是为2小公子来的。”下人回道。

“子文?”周延儒微微一愣,这个最小的孙子平时还是很讨他喜欢的。

“让他在内堂等我,我马上就去。”

“是!”下人应声退了下去。

……

一会后,周延儒在内堂见到了大理寺卿凌义渠。

“凌兄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周延儒疑惑地道。

“周阁老,不是我要打扰你,是这事我实在无法决断。”见到周延儒,凌义渠总算松了口气,接着把来意简单说了一遍。

昨天晚上周子文在青楼寻花问柳,正嬉闹间一个江湖侠客闯进房间,二话不说就要砍周子文。

幸亏这里是京畿重地,就算是青楼也有高手镇场,周子文伤了右臂,江湖侠客也被赶来的高手挡住,奈何侠客武功高强,青楼的镇场高手几个回合下来居然被压着打。

危机时刻,因为动静闹的太大,被同时在场的一名锦衣卫撞见,两人同时出手才把江湖侠客制住。

抓住侠客之后,一问才知道里面另有隐情:原来这名侠客叫周青,杭州人。他有个妹妹周海媚,是杭州一名小家碧玉。前年周子文到江南游玩,在杭州结识周海媚,周海媚很快被周子文的文采所吸引,没几天便被他勾上了床。

才子佳人,如果有个好结局的话是段佳话,可周子文压根就抱着玩玩的心态,一点娶周海媚的心都没有,玩腻了之后,周子文留下一堆不要钱的承诺就跑了。

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结束,周海媚跟了周子文数日,这几日夜夜笙歌,早已珠胎暗结。两个月后未婚先孕的事情被发现,在家人的追问下才知道他们的事,结果一查才知道,当时周子文用的还是假名。

可这时的周海媚已经泥足深陷,她坚信周子文会回来娶她,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未婚带子,这在大明时期可不是一件小事,没多久这事便闹得沸沸扬扬,周海媚一家被她牵连,无脸见人,最终周父处于外界压力把周海媚赶出了家门。

虽然暗中接济周海媚母子俩,但周海媚已经受到街坊邻居的冷嘲热讽。所谓杀人诛心,在迟迟等不到周子文后,周海媚彻底绝望,最终在一个雨夜上吊自尽。

幸运的是,她没死的成。因为长的好看,她备受周围男性关注,上吊的时候被隔壁偷窥的邻居发现,堪堪救了一命。

经此一事,周家人彻底慌了,不顾外界的压力将周海媚接了回去,他哥哥为了她几乎散尽家财,到处打听周子文的下落,一路打听到了京城。

其实周青在京城已经待了几个月了,最近两天才偶然从酒馆得知周子文的消息。

在江南的时候周子文化名“周文旭”,“文旭”其实是他的字,只有身边相交的好友才会这么称呼他。

周青就是在偶然间听人提及“文旭”这个词才上前询问,结果真让他撞到了,几个公子形容的外貌跟周子文一模一样。

找到周子文,周青这两年来积累的所有仇恨一次爆发,当天就直冲青楼,要周子文小命。

后面就是大打出手,然后周青被抓,事关朝廷阁老,锦衣卫直接将周青送到了大理寺。

这才有了大理寺卿前来拜会周延儒的一幕。

……

“此事当真?”周延儒哪会这么容易相信,皱着眉头问道。

“周兄,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会来找你么?这是当时子文在江南时候特意写给那周家小女的诗词,保存完好,周青只交了2封,他说还有好几封呢。这可都是铁证。还有这个……”大理寺卿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后,里面是一席白色绢布,绢布上留着点点落红,还有几滴已经变得褐黄的斑点。(是个男人都知道那是什么)

初夜落红都拿出来了,谁会拿女子的清白开玩笑,周延儒一愣,双手猛地紧握。

“混账!”周延儒猛地一拍桌子,把一旁的凌义渠吓了一跳。

“凌兄,此事可有外人知道?”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周延儒盯着凌义渠问道。

“事情详情他们到了我大理寺才交待清楚,但当时事发在青楼,周青追杀子文的时候嘴里喊着要为妹报仇,这事瞒不了多久。而且当场还有锦衣卫在,虽然那帮人现在没什么用,但难保此事会传到圣上耳朵里。”

这才是凌义渠前来找周延儒的重点,现在是多事之秋,周延儒刚入内阁,虽然这事是他孙子犯的,但子不教爷之过,传出去他必然要受到牵连。

读书人最重名节,尤其是大明这个朝代,脸面比什么都重要。

这事处理不好,往大了说,周延儒会被对头东林党抓住把柄猛烈炮轰,甚至还没焐热的阁老位置都坐不稳。

东林党现在危在旦夕,不管是什么东西都都要当作救命稻草,这个时候,一点差池都不能出。

“逆子……”周延儒气的差点吐血,一国阁老,相当于宰相位,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来人,去把明杰给我叫过来。”(周明杰是周延儒的长子,周子文的生父。)

不一会,一脸书生气的周明杰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夫人唐氏。

“父亲,发生什么事了,如此着急。”周明杰疑惑地问道。

“什么事?你儿子干的好事,自己看。”周延儒说着,一把把手上的状子和书信扔到了周明杰身上。

……

“这……这……”看过状子和书信,周明杰和夫人对视一眼,眼里满是震惊。

“这什么这?看明白了吧,现在你儿子还在大理寺大牢里待着呢。此事处理不好,如果上达天听,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周延儒狠狠瞪了周明杰一眼。

“父亲,儿子教儿无方的确有过,但子文毕竟是您孙子,您一定要帮帮他。”周明杰立马对着周延儒跪下,恳求道。

“哎……,贤侄,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用这么紧张。”一直没说话的凌义渠突然说道。

“凌大人,还请救救子文。”周明杰一喜,听凌义渠的话,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

“凌兄,怎么说?”周延儒也迅速冷静下来,的确,事情还没张扬出去,还有操作的空间。

“咳咳……”凌义渠喝了一口茶,悠悠说道:“此事说白了就是子文年轻气盛惹了点小祸端出来,只要从源头解决即可。首先安抚好江南周家,该赔的赔,该道歉的道歉,同时让子文履行诺言,娶了周家小姐。周兄,周海媚生的可是男孩,你不想抱曾孙么?”

说着,凌义渠对着周延儒微微一笑。

“如此,虽然承诺履行的有点晚,但还算成就了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只要周家不出声,东林那帮人便拿不到任何把柄。”

周延儒恍然,刚刚气昏头了,居然没想到这方法,的确是关心则乱,还是凌义渠这个外人看的清。

“凌兄说的方法的确合理。就这么办,明杰,立刻去大理寺找周青详谈迎娶事宜。”周延儒喝了一口茶,向儿子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周明杰立刻起身,拉着妻子跟大理寺卿回去。

……

1个时辰后,周明杰苦着脸回来了。

“怎么,对方不肯?”周延儒眉头一皱,如果对方还不肯,就有点不知好歹了。

“回父亲,不是不肯。我们提出的方案对方完全同意,周青虽然想讨个公道,但主要还是为自己妹妹着想,我答应他让子文明媒正娶他妹妹,给与正妻名分,周青很是高兴。”

“那你苦着个脸做什么?”周延儒疑惑地道。

“问题是钱。这1年来为了找寻子文,江南周家几乎耗尽家财,因为名声的关系,原本的营生也受了影响,现在对方从一个江南有名望的家族跌落成了不入流的小家庭。对方提出的赔偿金额有点…………”下面的话周明杰有点不好意思说了。

“多少?一个江南的家族,能有多少财产,我们还赔不起么?”周延儒挥了挥手,大不了出点血,一点钱还赔不起么?

“20万两。迎娶周家小姐的聘礼8万8千两,加上各种人情赔偿,总共约30万两!”周明杰伸出3根手指头,手都有点抖。

“多少?”周延儒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大明阁老的年俸为1200两,相当于现今的120万,就算收点偏门的小钱,年收入不会超过2000两。

周延儒自认清流,从来不受贿,日子过的其实不是很富裕。虽然有点积蓄,但他着实没想到,一个江南的小家族会这么有钱,20万两啊,200000000,放现今就是2亿。如今是个灾年,国库的年收入才堪堪150万两。

他哪来那么多钱。

“父亲,儿子不是开玩笑,周青也没有说谎,我专门问过江南的同僚,江南的一般家族,20万两的家资并不算过分。”

“一时间哪来这么多钱,20万两,你要我跑去让圣上开国库么?”周延儒吹胡子瞪眼,说的轻松,他去哪变出这么多银子出来。

“父亲,儿子也没办法。我跟周青说了,问他能不能少点。但对方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如果不想赔可以直说,他要告御状。”周明杰一脸无奈,他一个当朝宰相之子,吏部左侍郎,拉下脸来去求一个江湖侠客,结果被对方一阵嘲讽,脸往哪搁?

“哎……”周延儒揉了揉眉心,钱到用时方恨少,想不到当朝宰相,关键时候要栽在区区30万两雪花银上。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邱文陈圆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堂兄是崇祯》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