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源起:众神盛宴》陈墨白小说免费阅读

苏牧的刀极快,在雨夜的月光下闪动着,冲锋在前的死士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恐怖的火焰照亮夜空,极高的温度将周围的温度全部蒸发。蝰蛇沐浴着火焰站在雨夜中俯视着凡人,它吐着蛇信子,轻蔑地看着眼前的人类小男孩。

书评专区

源起:众神盛宴

源起:众神盛宴》免费阅读

苏牧的刀极快,在雨夜的月光下闪动着,冲锋在前的死士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恐怖的火焰照亮夜空,极高的温度将周围的温度全部蒸发。

蝰蛇沐浴着火焰站在雨夜中俯视着凡人,它吐着蛇信子,轻蔑地看着眼前的人类小男孩。猛地发起进攻,苏牧举起手中的刀,冰花在剑身上一朵朵绽开。

苏牧跃起,一刀斩下。红白两气向外炸开,撕开狭窄的小巷。“嗡——”一声剑鸣,刀光穿过烈焰蝰蛇,刺入敌人的胸膛。

雨继续下着。

男孩浑身湿漉漉的,这雨水粘稠的像是口水一般。

口水?

苏牧猛地惊醒,一直肥硕的橘猪正躺在他怀中,不断地舔着他的脸颊,“别舔,别舔,讨厌!”

赶走橘猪男孩作死地将鼻子靠近了粘液,这口水——

滂臭!

苏牧抽出纸巾将口水擦干净,随后倒在简陋的床板上,“都是梦啊。”他感慨着,破旧的棉被上还残留着女孩的体香,以及血液的腥臭味。

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改变不了的事实是他,杀人了!

现场还有一名执法官人证,亲眼目睹了他杀人的全过程。

他想着,可能现在屋外已经布满了举着枪械的执法官了吧,又或许他们的警车正在一路狂奔,警笛声响彻整个江州上空。

苏牧很累闭上眼睛却横竖睡不着,仔细想了半天,才从断断续续的回忆中得出信息来,满脑写着——自首!

无奈地长叹口气,他从箱子从翻出猫粮,给猫主子倒满。那饿喵咆哮的样子,应该是最近都没抓到老鼠,饿了不少天。

破旧的帐篷偶尔落着几滴昨夜的雨水,苏牧看见桌子上留着一张字条,夏沫的字很好看。

开篇暴击:『怎么样,我抱起来还算舒服吧!』

苏牧:“……”

『我不知道遇到你是我的幸运还是灾难,第一次送你回家居然就触发了【翡翠梦境】也就是你口中的“鬼打墙”和“阴兵借道”。昨晚,原定的交易我又遭到算计,从小保护我的叔叔也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

『我没想好怎么解释这一切,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你和我是一类人,我们最后一定会走上同一条路。这样,下次,如果下次我们还能遇到我就告诉你。最近我就不回去学校了,流了不少血现在虚得很需要好好补一下。』

『你来就来吧,既然还带着一名执法官。算了算了,这事我帮你摆平吧,算是你救我的一点小报酬。被子上有血迹记得烧毁哦,以及一些其他的什么证据之类的。』

『另外,高考加油!』

『八卦:你为啥要搭一个小避难所,这么讨厌回家么?不过你的建筑水平真不怎么样,昨晚雨棚的水都滴到我的脸上了!』

苏牧哭笑不得,夏沫原来是这样的夏沫,这还是那晚嫌他话多要把他丢在马路边上的夏沫么?

走出自己搭建的小屋,对着早上的太阳伸了个懒腰。他回头看着自己的杰作,“确实有点破。”

最近江州不是风就是雨,这样子周一自己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可怎么住啊,得找个时间加固一下。

摇摇头他开始处理房间中所有带有血迹的证据,做完这一切,天气已经逐渐炎热起来。

苏牧赤身裸体地从河水中走了上来,微风抚摸着少年健硕的身体,擦干身体换了身衣服,摸摸大橘的脑袋,“我走了,你要自己努力捕食啊。”

“喵——”

摸了摸口袋他身上就只剩下35快8毛了,打车是不可能打车了,自行车又停在咖啡馆。苏牧脱下外套系在腰间,沿着马路开始跑了起来。

早起就要锻炼身体!

……

……

苏牧跑到咖啡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36了,三个半小时的慢跑他依旧脸不红气不喘,就是有点饿。

打开店门,从展柜里面拿起一瓶VOSS,就这路上买的八个馒头吃了起来。

带气的矿泉水是真的难喝,他想着,怎么会有人花20块买瓶这个东西,幸亏自己喝不要钱。

今天的人明显比昨天多多了,他的馒头还没吃完,就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走进咖啡店。

“您好,这是您的卡布奇诺和香草拿铁,慢用。”

正在和身后书架合影了两个小姐姐看到苏牧,笑道:“帅哥,可以合个影么?”

“这不好吧。”这有悖自己的做人原则。

小姐姐明眸浅笑,“二十小费。”

苏牧放下托盘,“这是我的荣幸!”

太阳下山时,苏牧躲在操作台后面喜滋滋地数着一张张的十元纸币,“十七,十八。”一下午靠着合影他一共赚了一百八的小费,简直是暴利啊!他双眼放光。

男孩啃了一口冷馒头眼全是藏不住的兴奋,一天一百八,这样下去光靠小费自己20年后就能买得起西区的房子了!

哦,要先给芊芊买个生日礼物。

“叮铃铃——”风铃声响起,苏牧立即收起小费,猛地从从吧台下冒了出来,“欢迎光临!”

工作饱含热情,人生充满希望!

“请坐。”

女人做到高凳上,修长的白腿踩在横梁上,“我不是来喝咖啡的。”

“那,来块甜品?”

“我这里有提拉米苏、慕斯、焦糖布丁……”

“我是来找你的。”她说。

啊嘞?苏牧看着眼前的美女,找我?

“苏牧,17岁,1986年11月1日生日,对么?”

男孩傻傻地点着头。

美女拿出一把钥匙,“还认得它么?”

苏牧接过钥匙看着它目光逐渐失焦,泪光闪动,“不认得。”

她又拿出一本相册,“钥匙不认得,那这个呢?”

苏牧翻开相册,一张张浮现在他面前,这是一段遥远的记忆。远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张静态的图片,再也想不起来任何更多余的补充了。

“啪!”

他猛地合起相册,“你是谁?”

美女拿回相册翻着,那是一张已经失去色彩的照片。照片中肥嘟嘟的小男孩坐在一个脸盆之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蹲在他边上。

“关天炎,不记得我了么?酥糖。”

苏牧不断回忆着不断在脑海中搜索着有关关天炎的片段,他应该记得的,他应该认识的,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那段记忆依旧是一片空白。

“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男孩颤抖着。

关天炎露出一个微笑,和照片里面的姐姐一模一样,“没关系,酥糖,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被卖掉的房子我们已经帮你赎回来了,这是钥匙。”

“跟我走吧,我告诉你更多。”

苏牧抹去眼角的泪水,声音低沉委屈,“不行。”

“怎么了?”

“要上班的。”

“不然老板会扣我工资。”

关天炎:“……”

……

……

关天炎的车很帅,停在咖啡店旁吸引力许多人来拍照。苏牧跑出去瞅了一眼,是他梦想中的车了。

很帅,是他买不起的造型。尤其是当那对蝴蝶门升起来的时候,相信每个男生看到都会兽血沸腾。

苏牧已经想好晚上睡觉该用什么姿势才能梦到了。

关天炎也很得意,“McLaren-Speedtail S定制款,她叫影武者。用的是X-Space的新能源核与发动机,所以车身空间释放了很多。”

“实验室在原型车上调整了车尾,加装了敞篷设计,为了能在国内上路还调整了座椅的位置。”

“唯一可惜的是她现在还是个实验品,嗯,有点风险。”

“风险?”苏牧摸着黑紫色的车身,哈喇子都要留下来了。

“对。她装配了X-Space的新能源核,这个能源目前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太稳定,有爆炸的风险。”

苏牧被吓得往后一退,“所以说它是个移动的炸弹?”

“可以这么说。只不过能源部做了特殊处理,爆炸的范围不大,也就刚好够炸毁一辆车子罢了。”

苏牧摸摸自己,“那你不是。”

她看向女孩,那一瞬间那双黑色的双眸亮起了金色的光。

“我觉得,我问题不大,你说呢?”关天炎问。

苏牧愣愣地点点头,“你说得对。”

又是一双黄金瞳!

晚上九点,苏牧锁上了店门,他终于可以可以坐上自己心心念的影武者了。他啃着馒头看着车内缓缓亮起的氛围灯,整个人兴奋到爆炸。

“坐稳了。”关天炎一脚油门,这只猛兽“嗡”一声肆虐地奔驰着。

苏牧更加兴奋了。

车子开出失去,关天炎看着兴奋的小男孩微微一笑,按下SPEED按键,引擎的咆哮声猛地乍响。

仪表盘的指针飞速转动着,周围夜景变得一片模糊,路灯的光都连到一起去了。

“卧槽卧槽卧槽,太快了。”苏牧感觉自己被死死地定在了座椅上,风抽打在脸上生疼,“可以慢一点。”

“我并不赶时间!”

关天炎像是没听到一般,影武者的速度还在攀升,苏牧被狂暴的风刮的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当引擎的咆哮声逐渐降低时,风也变得温和了起来,苏牧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一片童话庄园出现在他面前。

自己这是穿越了么?

关天炎停下车,“这里是X-Space东南总部。”

苏牧走下车的时候头有点晕,“还好吧。”此刻,看着面前美女的笑容,他如同看见恶魔一眼。

“还好,没坐过这么快的车,有点头晕恶心。”

“走吧。”关天炎走向面前的庄园。

“在这里工作简直是一种享受啊。”踩着松软的草皮,苏牧像个没见过时间的土包子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远远地,他便看见了一个高尔夫球场。

“这里不过是X-Space的东南总部罢了,有机会我带你去中庭总部看看,然后你会明白什么叫死都想死在那里。”

大门打开,关天炎走进大楼。

“身份识别成功。”

苏牧看向闸机旁边的显示屏:X-Space中庭,OF199902006A9,关天炎。

“过来啊。”

“我从这走过去不会有什么机枪大炮之类的升起来,指着我吧。”苏牧说,他看有些网络小说上就是这么写的,

“你想多了。”

苏牧小心翼翼地穿过闸机,“省份识别成功。”他看向显示屏:X-Space中庭,OF0000020000AI0。

“我怎么一串零……”

关天炎一边走一边解释着,“OF代表Operations Formation即作战编队,也叫行动部。前四位是进入学院学习的时间,比如我是1999年入学的。02代表中庭作战序列,01是北境,03是南域。006代表入学时的考核成绩排名,最后一个A代表血统等级。”

“你的0000代表待定,AI代表血统等级A+。最后一位数字代表你在X-Space的职级。”

“我的血统等级这么高?”苏牧有些惊讶。

“不是你高,准确是是你的母亲高。梁瑶阿姨是火序列蓝血A+级,权能【东君】。”关天炎解释着,身后的男孩好像被会议室里面的内容给吸引了。

“你在看什么?”她凑了过来,看向会议室里,“张青云,D级通缉犯,赏金十万。”

“今天早上东南局的同事在江面上捞到了他的尸体,他被人一剑封喉。”关天炎凑到男孩身边补充着细节,随后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苏牧被吓了一跳,“十万赏金,干你们这一行挺赚钱啊。”

“是啊。”她点点头,“中庭总部挂着好几个S级的通缉犯,每个人的悬赏都在十亿之上,你要不要挑战一下自我?”

“我可打不过。”苏牧摆摆手,“走吧。”

这么说自己与十万巨款擦肩而过了!

痛,太痛了!

关天炎领着苏牧走进一间会议室,桌子上摊着一本文件并摆放着一支钢笔。

“坐。”她说,“今天主要是有三件事。第一,是你父母的遗产。第二,对你的血统进行初步的测验。第三,就是关于去总部觉醒血统与进修的相关事宜。”

关天炎指着苏牧眼前的文件,“这些是梁瑶阿姨和苏渊叔叔给你留下的遗产,你清点一下是否正确。”

苏牧拿起文件夹翻阅着,上面详细列举着爸爸妈妈留下的所有东西。

“那些你那些亲戚变卖的物品我们都原样给你拿回来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他苦笑着,自己连父母的长相都已经不记得了,哪里还记得这些。很快他就翻到了最后一页,是他父母的银行账户余额。

一二三四五六……

苏牧数的眼睛有些花,他拿起钢笔一位数一位数地点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他的声音颤抖起来,“九……”

父母账户余额总计:一亿三千四百九十六万五千四百二十一元八角六分。

苏牧猛吸一口气,伸出左手,然后扇了自己一巴掌。

声音清脆响亮。

他又数了好几遍,但是依旧不相信上面的数字,除了上坟其余时候那里见过这么多钱啊。

关天炎:“……”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苏牧神神叨叨地念着,“但是真的好疼啊——”眼前这笔庞大的遗产居然真的是他的。

“真的,给我的么?”他还是不能相信。原本过了这个晚上他就要流浪街头了,没想到现在天上居然掉下来这么一大笔遗产。

关天炎禁字卷宗上记载的内容,从精神病院到孤儿院,从豪宅别墅到破旧筒子楼,从全市状元再到年级垫底,叹了口气,“签字吧,签了就都是你的了。”

他再次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文件内容,然后在最后的空白处颤抖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苏牧。

协议生效。

……

……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源起:众神盛宴》陈墨白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