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陈墨白《源起:众神盛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苏牧躺在影武者的紫黑色座椅上,车内RGB氛围灯更随着两人的呼吸频率亮着冷色的微光。脑袋斜靠着望着窗外的都市霓虹,他感觉这座城市从未像此刻这般安静过。关天炎是不是转过头看一眼男孩,她依旧处在那条血统鉴定

书评专区

源起:众神盛宴

源起:众神盛宴》免费阅读

苏牧躺在影武者的紫黑色座椅上,车内RGB氛围灯更随着两人的呼吸频率亮着冷色的微光。

脑袋斜靠着望着窗外的都市霓虹,他感觉这座城市从未像此刻这般安静过。

关天炎是不是转过头看一眼男孩,她依旧处在那条血统鉴定的结果中无法平复,堂堂东君梁瑶之子居然会是凡血?

苏牧从口袋中拿出一管试剂,这是一种可以删除记忆的药剂,服用者会被删除前五个小时的所有记忆。

现在是1:17,再过不到一小时自己就该准时服下这管药剂。

“很抱歉,这是公司的规定。一旦被检测是凡血,就必须得删除相关记忆。关于遗产的那部分,等你高考过后,我后面会重新与你签订协议。”关天炎看不出男孩此刻是悲伤还是喜悦。

苏牧凝视着手中散发着绿色微光的药剂,“或许这对我来说并不算一个坏消息呢?”

“如果你想做一个普通人的话……”前方红灯关天炎缓缓停下车,“继承叔叔阿姨的巨额遗产后,你或许能有一段不一样的生活。”

“大学生活同样美好,我就时常遗憾自己没有体验过这最美好的四年时光。”

苏牧将药剂放回口袋,“是啊,我现在对未来的四年充满憧憬,我想那一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吧。”

两人等着红灯,一辆川崎缓缓停靠在车边。骑手打开护镜看着身旁的一男一女,轻蔑地看了苏牧一眼,随即对着关天炎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美女,晚上有约么?”

关天炎瞥了他一眼,关上敞篷。

苏牧则死死地看着头盔下的那双眼睛,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白脸,看什么呢?”骑手不爽地说。

“你看他像不像五十万?”苏牧脑海中闪过会议室中那张五十万的悬赏令。

关天炎立即转头看向骑手,四目相对。绿灯亮起,骑手立即拉满油门弹射了出去。

“坐稳了!接下来会很刺激。”

望着前方川崎的红色尾灯,关天炎开启竞速模式一脚油门给上,紫黑色的影武者瞬间化身成为一只咆哮的怪物向前狂奔。

苏牧被恐怖的惯性死死钉在座位上,耳畔的风呼啸而过,“关窗,关窗。”他大声喊着。

“比赛车?老娘自打出生,还从没怕过谁!”方向盘飞速旋转,刹车一踩,尖锐的拖长音刺痛着苏牧的耳膜。

男孩死死抓着座椅两侧,嘶吼着:“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慢点,慢点!”

前所未有的恐怖速度让苏牧感觉自己的心脏从未跳动的这么的快,有种马上就要从喉咙里吐出来的感觉。

“小兔崽子,跑的还真的是快啊!”

都市霓虹下的空旷马路上川崎化成一道银色的流光,后面影武者兴奋地紧追不舍。

自古夜间多飙车,执法者在路边架起测速仪,“我看看今晚会逮到哪个小兔崽子。”风呼啸而过,将他的帽子掀飞。

一白一黑两道流星从执法者眼前飞过,“他们怎么没有起飞啊!”他咒骂着,“成华大道上有人飙车,时速……”看着测速仪上的数字执法者惊得说不出话,那是一串乱码,“请速速在二仙桥设阻。”

警笛在江州的夜空拉响,两人必经之路已经设下重重埋伏。

“我们惊动执法厅了。”苏牧说。

“别忘了我也是执法厅一员。”关天炎按下主控台上的蓝白按钮,影武者立即响起同样的警笛声。

她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起车上的对讲机切入执法厅频道,“十维空间东南局正在执行抓捕任务,罪犯姓名:沈明扬。请江州执法厅的同志们立即撤销前方路障,避免伤亡。”

“重复,立即撤销前方路障,避免出现伤亡。”

二仙桥路障立即撤除,两道光在一种执法者的面前呼啸而过。

江州夜晚繁华的灯光浮现在两人面前,“这场追逐游戏该结束了。”影武者周围的风忽然全都消失了,仪表盘上的指针再次向上攀升。

骑手透过后视镜看到逐渐接近的影武者,站起身来贴到栏杆边猛地一体,川崎飞跃到栏杆之上。

月光下骑手回头打开护目镜,挑衅地看着身后的影武者,随手龙头一转飞下大桥。

“离谱!”苏牧喊道。

关天炎眼中亮起金色的光,苏牧看着一旁不断变矮的扶手,看向地面整辆车居然飞了起来!

“我靠!”

这个疯子难不成要飞过去?喂,别开玩笑噻,这可不是小说!

影武者飞下桥面,再次跟在那辆川崎身后。

“我靠!”骑手大骂一声。

前方死路一条河流拦住了去路,以他们目前的速度妥妥的坠河身亡。

摩托车挂挡,朝着一旁堆砌的斜坡冲去。引擎的轰鸣声中,摩托车在月光之下飞跃过了河流。

完了!苏牧看着身边一脸兴奋的关天炎心跳再次加速,“坐稳了,刺激的要来了!”引擎咆一声,她的双瞳再次亮起璀璨的金色光辉。

她再次将速度系的权能加持在这辆超跑上,一阵剧烈的颠簸,下一秒苏牧发现自己已经飞在了半空中。

月光照在关天炎的脸上,她此刻无比的享受。苏牧则转身趴到车门上,呕吐物随风飘扬划出完美的抛物线。

“砰!”影武者重重地砸在地面上,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这辆影武者是加强版本的了,谁家的车经得起这位主这么造啊。

“你跑不了了!”猎人兴奋地享受着追击小白兔的猎杀时刻。

摩托车一个漂移停在前方,十分挑衅地朝着两人竖起一根中指,然后冲进一旁漆黑的小巷中。

“喂,别冲动啊!”苏牧刚想阻拦,关天炎已经停稳影武者打开敞篷,抄起手边的刀跳了出去。

苏牧急忙打开车门还想阻拦,关天炎此刻已经踩着墙面飞上房顶追着引擎声去了。双手一摊,他只能靠在车边等着。

环视着周围,苏牧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自己从未踏足的江州,低矮的房屋歪歪斜斜,昏暗的灯光照射出最深的黑暗。

这里似乎比自己住的筒子楼还要穷的样子,“呕——”胃里又是一阵翻涌。

“叮叮叮——”

关天炎的手机忽然响了,“喂?”苏牧漱完口身后拿过电话。

电话那头显示一阵沉默,“苏牧?”对面问道。

“我是,关天炎去……”话到一半便咽了回去,毕竟他不确定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继血种,保不齐关天炎也有一两个凡血的朋友呢?

“追捕逃犯去了么?”顾离站起身来合上电脑放进背包中,“她真的是……”此刻他也是无力吐槽,“你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就到。”

“我在……”苏牧环顾四周,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定位了,回到车里关上敞篷别出声,只要没有侦擦权能,你就是安全的。”顾离背上包飞快地冲出酒店,拦了辆出租车,“师傅,着急,我去抓奸。”

司机师傅双眼放光,“上车!”

苏牧立即钻回车内,看着一排排按键又看了看敞篷,话说刚才关天炎是怎么关的来着?

“小伙子,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黑暗的幽深中传来阴恻恻的声音,苏牧循声看去黑暗的巷子中走出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

“大爷,我在等人。”

“等谁?”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出来,仿佛随时会被风吹倒,“刚才那个在屋顶跑来跑去的女娃娃么?”

苏牧瞬间警觉,左手摸到了那柄短刀之上,将它不动声色地放在了座位边上,“大爷,这么晚了您还不睡觉啊?”

老人停在原地喘了几口气,“哪里还睡得着?现在的年轻人啊。”他摇摇头,“先是有人在巷子里里飙车弄得鸡飞狗跳,然后又有人在屋顶跳来跳去。”

“睡不着啊。”

既然关不上敞篷,苏牧索性打开车门走下车,“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了,我的同伴在追捕犯人。”

“咳咳咳——”老人剧烈地口收起来,一口带血的浓痰吐在地上,“终于来了啊,那帮子人早就该抓起来了。你不上去帮她么?”

“她一人足矣。”

“他们人可不少啊!”

“我相信她。”

望着男孩笃定自信的样子,老人点点头颤颤巍巍地转身准备离去。苏牧暗自松了口气,“小伙子!”男孩瞬间炸毛,神经立即紧绷起来。

老人回过头,“注意保养,你这么瘦下次多穿一点,老了可别像我一样,到时候落个被子女抛弃的下场。”

“大爷,我知……”

昏暗的灯光下一根墨绿色的拐杖朝着脑门急速飞来,苏牧急忙躲闪,拐杖擦着他的汗毛掠过将身后的土墙砸的粉碎。

老人猛地暴起飞身冲来,“反应挺快嘛!”声音变得中劲十足,枯瘦拳头直砸腹部而来。苏牧左手按着车门翻身跃过影武者,右手在空中抓住那把短刀。

“不知道你有没有你那位同伴那么强。”

瘦小干枯的身形逐渐变得强壮高大起来,干瘪松垮的皮肤鼓成一块块健硕的肌肉,灯光下反射出古铜色的光泽。

这是力量系权能么?苏牧缓缓拔出,幽冷的寒光汇聚到刀尖上。

老人握紧拳头弹射而出速度极快,已经超出苏牧的视觉捕捉能力。等他再次察觉到时,对手已经不足三步,三步在这样的速度面前什么都做不了。

下意识抬手格挡,老人一拳砸在短刀之上,金属碰撞的声音震破寂静。苏牧在这股恐怖的怪力之前被砸的倒飞出去,撞进混凝土墙中。

“古怪的刀。”老人甩甩手,他的右臂有些发麻,那柄短刀将不少力量都反弹了回来。

痛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麻痹了整个背部,咳嗽两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这就是继血种的力量么?

“原来只是个凡血,下辈子记得投个好胎,我还在这里等着你。”老人一笑,没什么花样蓄力的一拳准备解决这个已经失去反抗之力的羔羊。

望着飞来铁拳,苏牧觉得自己此刻仿佛被抽掉全身的运动神经,手脚已经完全不停大脑指挥。

要死了。

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

……

“凡血?”周海靠在椅子上双脚翘在柜子上,窗外繁华的灯光汇聚成璀璨的霓虹,手中翻看着一份荒诞的鉴定报告。

“是的,火火鉴定的很多次,所有结果均是凡血。”顾离回道,他看到报告的那一刻也是完全不相信的,甚至怀疑江州的机器是不是全都坏了。

“苏渊,独立杀死【地-073 拉法】的A13。梁瑶,独立杀死【星-012 乌蒙坦】的AI16。现在江州的仪器告诉我,他两的孩子不仅没有更优秀的血统,相反还是个凡血。”

“顾离,这个玩笑有点大了。”

电话那头顾离沉默着,他知道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整个中庭的脸可就丢大了。周海不止一次地在联合会议上表示苏牧就是中庭的未来,是X-Space的未来。

这才迫使四位最高席同意顶住来自外部的压力,现在老天告诉他这个被给予厚望,未来可期的孩子居然是个废物?

“我不信,血液样本还有么?”

“有。”

“你带到香江来,我亲自检验。”

“明白。”

……

……

“呼——”

苏牧耳边传来轻柔的叹息,眼前忽然炸开一轮金色的太阳,酥糖,醒醒,醒醒!

这声音,好耳熟。

金辉之下小女孩站在那里,“你可是霸王呀。”

虞?

苏牧猛地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此刻都变得无比之慢,他甚至看见了对手口水飞溅的轨迹。

刀剑微动,四肢的知觉再度恢复。疼痛消失不见,身体充满了力量。

“死!”

周围的物象剧烈抖动起来,一切恢复到原来的速度,对手那拳极快。但是,苏牧更快!左脚用力一蹬,身体飞出轻体转身避开对手致命的一拳,同时手中刀朝着敌人的后背斩下。

刀剑在古铜色的皮肤上划出无数火花,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剑痕。

是金序列。

老人一拳砸在那面墙上,黑色的裂纹四散爬去,眼前的那栋三层小楼轰然倒塌,“速度很快,可惜你的力量还不足以伤到我!”

苏牧看着手中短剑,这要是把大铁锤就好了。一锤八十,八十八十的砸早晚把他砸出内伤。

“小崽子,看清楚了,这一拳会要了你的命!”老人双腿向内弯曲,像是一根拧上弹力的钢筋,借助弹力再次冲出。

“苏牧,躺下!”身后有人喊道。

苏牧无条件躺下,“砰!”枪声响起,一枚修长的特殊子弹从他面前飞过。

“白痴,子弹对我是没用的!”那人癫狂地叫嚣着,“看好了!”一拳迎上子弹,“啊!”红色血雾在夜空中炸开。

老人的拳头被那枚子弹打成粉末,混合着血液绽放着,鲜血溅在苏牧苍白的脸上,胃部涌动一阵干呕。

“砰砰砰!”三枪连开,老人不敢在正面硬刚,四处闪躲着。但是那三枚子弹任凭他如何闪转腾挪依旧无比精准地击中他的左肩,右足以及左腿膝盖,。

杀猪般的惨叫撕裂着夜空,老人恐惧地看着那名狙击手,连滚带爬地向着巷子中跑去。

顾离走上前,换下弹夹压进去一枚暗红色的子弹,拉动枪栓,“砰!”扣动扳机。暗红的弹壳飞出,苏牧清晰地看着上面印着:B。

“没打中?”

顾离收起狙击枪,拉起苏牧,“让子弹飞一会。”

远处连一声惨叫都没有,老人向前倒在了地上,一阵抽搐随后一动不动。

“死了?”

“麻醉了而已。”顾离拍拍苏牧的肩膀,“心理素质不错啊,居然没吐。”

苏牧原地苦笑,他已经没东西可以吐了。

巨大的螺旋桨声音传来,一架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躺在地上的老人被抬上飞机。

“要不要和我进去看看,不过里面可比外面血腥多了,火火下手从来没轻没重。”顾离询问道。

“不了。”苏牧摇摇头,“无论看多少,最后都要忘记的。”他拿出口袋里面的试剂。

额……

它碎了。

……

……

顾离扛着狙击枪晃晃悠悠地走在前面,身后苏牧提着短刀警惕地看着四周的黑暗,每条幽深的黑巷中似乎有潜藏着危机。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警惕。”他回过头,那双眼瞳中散发着璀璨的金色光辉,“我虽然没有战斗力,但是论起侦察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比我更强。”

你没有战斗力?苏牧回想着刚才那可怜的小老头,四处关节被打成血沫,最后胸口还被那枚红色子弹掏了个洞。

“最后那枚红色子弹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他忽然想到自己雨巷中的那枚红色弹壳,夏沫同样中了这样一枚子弹。

“那是一种炼金子弹,一般的子弹对于强大的继血种来说很难有效果。炼金子弹也分很多种,红色的一般含有神经毒素旨在让目标失去行动能力。”顾离掏出一枚暗红色的子弹递给苏牧,“当然还有一些别的颜色。”他又递上一枚黑色的子弹,“黑色代表爆炸。”

苏牧观察着手中的子弹,“那上面的B代表着最高可以麻醉红血B级的继血种了?”

“是的。B级子弹是应用最广泛的子弹,因为到了蓝血与紫血,枪械就真的很难有作用了。”顾离笑着接回子弹,“除非你是权力序列的继血种。”

“权力序列?”苏牧回忆着那张全能周期表,“权力序列看起来好像是最没用的啊。”

顾离笑了,“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继血种,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发现权力序列或许才是同级最强的权能。”

“比如这个子弹,我只需要对他轻轻说一句:必中。那枚无论我朝哪个方向开枪,子弹都会命中目标。”

“嘶——”苏牧猛吸一口凉气。

“这也就是A、A+级炼金子弹存在的意义。”顾离说,“遗忘试剂就来自于权力序列的【擦除】,不过可别以为【擦除】就是清除记忆这么简单。”

他停下脚步,“到了。”

苏牧看向前方,地上已经躺了三四名继血种。关天炎擦拭着手中的刀,目光死死锁定着五十万。

五十万脸上被刻上一道血淋淋的伤疤。

顾离走进战场,“看来有些棘手啊。”他填入一枚暗红色的炼金子弹,拉动枪栓。

“战力不低。”关天炎回着。

顾离忽然回过头补充一句,“对了,还有一句非常关键。血统并不等于你现在的战力,拥有A级血统和拥有A级战力是两码事。”

苏牧点点头。

五十望着加入战场了两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打三未必有胜算,逃跑的功夫沈某也是拿手的。”

说完五十万一头扎进江水之中,与此同时顾离扣下了扳机,子弹击穿水面正中目标。

“逃了。”顾离说。

苏牧走到江边,“不是已经打中了么?”

关天炎收起刀,“你侦察不到方向么?”

“江里还有一条水鬼,把他救走了,我们几个的水性可追不了。”顾离抬起那双黄金瞳,猎物的踪迹在他眼里无所遁形。

他拿出自己的电话,“我是顾离,请求东南局封锁江面。”

“东南局收到。”

与此同时,东南局的地面支援部队终于抵达将关天炎干废的几人全部抬上救护车。

“剩下的就交给东南局了,中了我一枪有长时间泡在水里,可没那么好过。”顾离拆掉手中的狙击枪放到手提箱中,“接下来我们说说你的事情。”

东南局的人送来一管新的试剂,顾离将他递到了苏牧面前,“试剂终究达不到权能的效果,他擦除不了记忆只能让你遗忘,这段记忆依旧尘封在你们脑海中等待被再次唤醒。”

“你是【东君】的孩子,我们都不相信你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血。刚才你和那名罪犯战斗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如果你真的是凡血,早就死了。”

“这管试剂作用时间五小时。”他看着手腕上的Breguet,“现在是两点零一分。”

苏牧接过那管试剂,打开瓶塞一口饮了下去。

“期待与你的再会。”

“苏牧。”

……

……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小说陈墨白《源起:众神盛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