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洪荒仙佛最新章节,谢元纪清秋小说免费阅读

一个时辰过去后,谢元面临寂静海,凉瑟瑟的海风吹拂着面颊,这个‘钓鱼’的计策,显然有些漫长。枯燥的等待让谢元满目苍凉,静候让谢元不禁回忆着自己的过往,十世轮回终究到了希冀的第十世。此时谢元的内心既有激动

书评专区

洪荒仙佛

洪荒仙佛》免费阅读

一个时辰过去后,谢元面临寂静海,凉瑟瑟的海风吹拂着面颊,这个‘钓鱼’的计策,显然有些漫长。

枯燥的等待让谢元满目苍凉,静候让谢元不禁回忆着自己的过往,十世轮回终究到了希冀的第十世。

此时谢元的内心既有激动的情绪,又有难掩的慌乱。

当年立下的豪言壮语,这一世都将兑现,十世轮转的谢元终归还是要面对过往留下的洪荒危局。

谢元站在沿海的悬崖峭壁上,眺望茫茫的寂静海,耳边皆是十世的坎坷声。

而在谢元心中存疑的时刻,充斥悬崖的长风,渐渐的变了味道。

大概又一炷香,海腥味里已经明显有淡淡的酸臭味,此异味让谢元心生警惕,手掌也不由得紧握窃魔。

窃魔和佛堕,这两样不世神物,原主人并非是谢元。

这是谢元还未十世轮回之前,和一只亘古邪物打赌赢得的。

七宝有名胜琉璃,曰:窃魔、佛堕、君危、仙惧、神泣、鬼怪、妖精。

七宝代表着七种不同的力量,它们各有所长,谢元所获得的窃魔和佛堕,前者可以让人霎时间于红尘中醒悟,后者则是可以强行中断造化。

棍棒之下窃魔喜,万千佛陀无造化。

当年,谢元用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入那赌局,为的就是将当年笼罩洪荒的噩梦打碎,将洪荒生灵失去的尊严夺回来。

洪荒时,亘古邪物来得很快,诸天各界无有能力敌者。

抵抗邪物的道路是漫长的,从起初的各自为战,到后来的神佛共泣,洪荒的亿万种族竟然皆成蝼蚁。

这便是洪荒的结局:因邪而终,御邪而死。

谢元是战到最后的众生之一,也是寄托了无数洪荒遗愿的幸存者,虽然现在已经过去千万年,可是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依旧深刻的铭记在自谢元的心中。

每世的轮回都带着无数的艰辛,而每当见到洪荒之后,诞生出来的新生命,谢元都有一种幻灭的感觉,毕竟谢元出生在洪荒时,洪荒和现在的十域,存在着诸多的不同。

谢元望着寂静海出神,眸子中浓浓的哀思久久不能平静,久候的第十世来的突然,霎时间回想自己身上披着的责任,恍惚之中的慌乱依旧让他措手不及。

洪荒末尾,诸多大能联手,准备在邪物吞噬全部生灵之前了结洪荒,再造新生天地。

谢元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在所有人前面的,当时出现的邪物,名为:七宝,因为身兼七种强大的法器得名,七宝胜琉璃的说法也由此而来。

谢元用自己的性命和七宝对赌,三日之内,邪物无法侵蚀己心。如果谢元赢,邪物百年内不能再侵蚀洪荒世界,如果谢元输,那么谢元甘愿被永世囚禁。

洪荒已至终局,七宝不在乎三日的时间,便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做了赌局,对于七宝来说,这只不过是个乐子,一种把戏而已。

七种法器相当于七种灵魂酷刑,起源于七种原罪之力,它们可以勾起生灵内心深处的七种情愫。

就算是洪荒的仙佛大能,也不敢说真正的绝情寡欲,所以七宝一路杀到最后,俨然是最恐怖的邪物之一。

这七件法器下,不知倒下了多少洪荒大能,一个仅有金丹境的小子,自然不会被七宝放在眼里。

七宝甚至觉着这个狂躁的蝼蚁,只能撑住几秒,但是最后她赌输了。

法器窃魔折磨了谢元三天,最后化为一根玄铁黑棍,被谢元收入囊中。

三日的赌约已成,谢元赢了,但这无疑也激怒了七宝,七宝旋即撕毁虚无的赌约。

七宝食言的同时,立刻下手要碾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渺小人类,顺带吞噬世间无数生灵。

而谢元并不在乎,因为这三天时间,已经让他成了最终的获胜者。

三日的赌约只要成了,谢元就是赢家。

谢元不要什么一百年的胜果,谢元只要这对赌的三天,这三天是他为那人争取的毁灭之刻。

被新生天地中的旧生灵记下的‘洪荒最后三日’,就是如此来的,不过谢元的目的也不单纯。

当时的洪荒大能中,有一位世间奇女子,不仅生的绝美,而且实力超然,素有神女的美誉。

谢元确定当时是见色起意,想要让这位奇女子正眼看自己一次,对赌纯粹是色心壮了色胆,不过谢元也成功的用生命让奇女子的柳眉舒缓片刻。

相对于手中的玄铁棍‘窃魔’,双臂上的‘佛堕’来的也不简单。

七宝恼怒谢元用计暗算了自己,在洪荒毁灭的刹那间,手中落下的‘佛堕’法器对谢元降下了诅咒:此子永为金丹境。

诅咒如跗骨之蛆寄生在谢元的四肢百骸中,而在谢元死后,进入到冥界的十八层地狱,见着了度化无尽冤魂的地藏王。

地藏王言道自己可以解,但是谢元要用自己的十世轮回为代价,为地藏王散去十八层地狱中的厄运。

谢元自然是答应了,然后十域中的每一次轮回转世,谢元都饱尝厄难而死,直到最后的大荒域转世。

回想起十世间的种种,谢元还是忘不掉洪荒大能中的奇女子,一时色心,他能记得十世。

“咕咕咕咕咕……”邪物来的很快,谢元思索间,海崖上盖过一层又一层的诡异瘴气,白瘴像是包饺子一样封住了海崖。

来无影,去无踪,幻化于无形,百态为生灵。

化灵境邪物。

谢元站在浓雾瘴气的正中央,凌乱如柴的枯发在瘴气中飘扬,凝视周围无形无影的邪物,谢元紧握窃魔,口中念念有词的祷告着静心神咒。

枯石松柏生出冷冽的雾气,宁静的寂静海在瘴气的遮掩中消失,谢元能见之处,只有周身的丈许范围。

“呼呼呼……”谢元聆听每一刻的空气呼啸,有十世的经验积累,谢元已经是花间老手。

在瘴气遮蔽眼眸的最后一刹那,谢元双掌陡然合十,口中轻声念叨:“吾心向佛。”

“噔~”一声钟鸣巨响,谢元的身躯被一口金光佛钟罩住,周围的瘴气也在渐渐消散。

“金丹术,不动明王钟?本座从没遇过金丹境的人类能做到如此地步,你是第一个。”瘴气中的邪物察觉到谢元的实力后,冷笑着凝视金光钟内的渺小人类。

此邪物细算下来,可以说是化灵境的妖仙级实力,面对金丹境的谢元,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顾忌。

在它的眼中,此时的谢元俨然和死人没有区别。

这种异样的目光谢元早就已经习惯,因为但凡是见到他的金丹修为,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物,都会忍不住的鄙薄一番。

而这样的目光,得到的往往只有震惊。

邪物显形。

崭新靓丽的袈裟下,是不知为何物的肿胀肉身,袈裟的背后生出六只灵活的触手,惨白色的竖眼长在触手的尖端,一睁一眨间,周围的天地之气都深受影响。

淡淡的金色薄雾附着在邪物的躯干上,漆黑如墨的玄气是它力量的源泉,谢元看不出更多的门道,只能确认眼前的化境邪物,是主修玄气的寄生类邪物。

因为寄生在人身的关系,所以他会有元气波动,虽说并不强烈,但也足够像贪心爻狼那般掩人耳目,招摇撞骗了。

谢元之前料想的没错,洪荒毁灭后,十域也被邪物们盯上了。

从十世轮回来看,邪物已经融入到了十方世界内,大荒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邪物的笨拙肉身一停一顿的飞奔着靠近谢元,身躯的挪动靠的是空间之法,和以往的邪物行动方式大有不同。

“嗖~”谢元的身影猛然从钟内消失,邪物目光流露一抹诧异,谢元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超他自身的金丹修为。

“空!”邪物的身后金光乍现,一击黑棍落空,窃魔将它脚下的岩石敲碎,砂砾与碎石激扬。

“呵呵……金丹境的人类竟然有这样的实力,真让本座好奇你的肉身究竟是什么做的!”邪物的谈笑声从谢元四面八方传来,化灵境的邪物,在境界上高出谢元不知多少个档次。

谢元目光宁静如水,单手紧握的黑色窃魔,在身侧盘旋飞舞,武动时,谢元的手掌上,就像是擒着一只圆形黑盾。

邪物依旧不将这位金丹境的人类修士放在眼里,它的世界里,连帮它跑腿的云梵都是六重金丹境,眼下的这位给它提鞋都不够格。

谢元一击不中,未做任何逗留的远走,途中并不和邪物纠缠。

邪物见着谢元要走,自然不会放过击杀的此人的机会,谢元踩着娴熟的踏雪飞虹步,勉强躲过几次冲杀后,一个不慎的摔倒在地。

“死!”邪物见到此状,惊喜的张狂怒吼,狰狞的咆哮声拖着长音,如此紧张的战局,谢元竟然会犯这么大的失误,不慎的跌落在它的眼前。

倘若这样的机会杀不死谢元,那么邪物和酒囊饭袋有什么区别?

邪物的竖眼消失不见,目标已经牢牢锁定,现在只需要迎头痛击就好。

修长的触须尖端,像是黑铁长刺一般尖锐锋利。

之前的余波还在谢元的耳边回荡,而触须的尖锋,却堪堪止在谢元的眉心前三寸,此刻的邪物,再近半寸都难。

邪物惊诧的感知着周围,发现岩石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金光阵法,法阵中金纹律动,玄奥的咒印透着太古的气息。

“净邪阵?”邪物心中惊骇的言道。

净邪阵:以玄气为引,元气为媒,牵动天地灵气,净化妖邪。

谢元现在的修为做不到直接拔除化灵境的邪物,所以只能将邪物暂时的禁锢住。

这种压制邪气的阵法很是少见,而且一般修习阵法的修士,都不会冒险越级诛邪。

这一次,谢元仍旧是是亘古未有的第一位,也是后无来者的唯一一位。

谢元大大的松了口气,心中感叹着果然靠人不如靠己,要是自己还在等谛听的救援,自己现在恐怕就已经走入下一次的轮回了。

“现在你应该一根汗毛都动不了。”谢元激动之余,还不忘用手指敲了敲尖锐的刺须,手中的窃魔黑棍将锦衣袈裟一点点剥离开,邪物的真身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

邪物现在连说话都做不动,因为它没有嘴,只能用类似于腹语的技能言习人类的话语。

而它脚下正踩着的净邪阵,像是高等的控脉术。借着地脉之力压制生灵的一呼一吸,邪物想要挣脱阵法,先要摆脱的是磅礴无尽的地脉之力。

邪物暴露出来的形象,显然不是任何一种大荒域记录在案的生灵,邪物由一块块球形的肉块堆叠而成,通体上下没有一根支撑的骸骨。

生灵如果没有骨头,那就是一堆烂肉,邪物赫然超出了生灵的范畴。

邪物正常的行动除去依靠瘴气外,就是几根类似刺须一样的长绳作为行动的中枢纽带,这是一种独特的行动办法。

谢元也没有见过几次,特别还是化境的邪物。

谢元观察一周后,像是在观摩雕像一样,连续轻拍坚硬如铁的肉疙瘩。

重新走回正面,谢元撸起袖口,小臂上浮现出像是纹身一样的金色符字。

“别着急,马上你就能解脱了。”谢元露出两字的时候,邪物触角上褪下来的几只竖眼流露出惊恐的情绪。

‘佛堕’这两个字,对于现在的人类,或许很陌生,但是邪物们却很清晰这法器的强大。

一拳去造化,双手断红尘。

朴实无华的双拳,只要打中要害,不管你是哪路神仙,用的又是什么样的神通之法,都白瞎,佛堕双拳下,神仙也只能等死。

谢元欺身上前,一拳毫无花哨的落在邪物的刺须上,然后清脆的断裂声传出,邪物的内息被着朴实无华的一拳打散。

“散!”谢元脚踏金光阵,收了阵法神通后,邪物旋即失去了支撑,变做一滩肉泥睡倒在坚硬的石面上。

谢元看到了邪物的原型,失去了宿主肉身的力量,邪物现在只剩下竖眼眼球和萎靡不振的刺须。

“你是元宗?”恢复自由的邪物,无法做出任何行动,那他依旧小声的吐露着惊讶之语。

“是云梵告诉你的,还是七宝告诉你的?”谢元半蹲在已经内息全催的邪物身前,轻声的郑重问道。

“你真的是转世成功的元宗,那黑棍就是‘窃魔’?”邪物不呆不傻的问道。

“看来你这化灵境不是虚的,的确如你所言,双手佛堕,黑棍窃魔。”谢元很直接的回答道。

“你不会好死的。”邪物下一刻就开始诅咒道。

“对啊,我都已经死了十次了,我难道还怕好死?”谢元回答完后,紧接着礼尚往来的一手摁着邪物的眼球问道:“七宝它们在哪?”

“不知道。”邪物如实的回答,它们这种下属,怎么可能知道老大的踪迹。

“不知道?那你归谁管?”谢元重新问。

“不知道。”邪物的回答只有三个字。

谢元听到邪物的第二次回答之后,看出邪物是在刻意的隐瞒,于是枯瘦的手掌虚盖在嘴前,呼出金粉一样的气团,是精纯的元气,谢元特意提炼出来的。

“咻咻咻……”谢元用元气在邪物的肉身上,画出一道龙飞凤舞的符箓,然后问道:“知道聚气符吗?如果邪物的身上有这么一道可以吸食精纯天地之气的符箓,那么将是什么样的酷刑?”

“七宝!”邪物听到后,刺须顿时不断的颤动道。

“她在哪?”谢元威胁着追问道。

“这个真不知道。”邪物回答。

“她和你交代过什么?或者你们有什么计划?”谢元问道。

“七宝只是让我在此等待,并没有说要我做什么……”邪物没有犹豫的回答,像是生怕谢元将聚灵符画在它的刺须和眼球上。

“真的吗?”谢元逼问。

谢元这话问出后,回答他的却不是邪物,而是脆生生的邻家小女生。

“当然是真的咯~小哥哥。”喏喏的声音仿佛是在冲谢元撒娇一般。

谢元猛然回首,发现一道娇影。

听到少女回答的谢元,至今甚至不知小女孩是何时出现在那里的,她坐在悬崖的边缘,一身独特的奇装异服,光洁的小腿无忧无虑的悬空摇摆着。

这样的形象,谢元早就屡见不鲜了。

“七宝?来得真快啊。”谢元靠近一些,冷冷的问道。

“那是自然啦,小哥哥的事情,我一直都是最上心的呢,毕竟佛堕和窃魔可是我的宝贝呀。”小女孩声音幽怨的回答道。

“来这里,是想要了结我?”谢元谨慎的问道。

“人家和你一样,在等那头地藏的大笨象。”七宝天真的眨着大眼睛,小手指着寂静海回答道。

“谛听?”谢元犹豫片刻后,讷讷的问道。

“对啊,不然的话,就算是杀了你,你也会重生,多麻烦?”七宝乖巧诚恳的回答道,谢元在等的计划,她同样不会放过。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麦芽小说 » 洪荒仙佛最新章节,谢元纪清秋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